471个危化品项目集中投产!这些地区准备好了吗?

《产业发展与转移指导目录》指出,西部地区具有广阔的发展空间、巨大的市场潜力和突出的资源优势,除上述提及的化工产业外,冶金、工贸、新能源等产业,

产业转移对东部产业转型、西部大开发和协调全国经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是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一个必然趋势。但这也给产业承接地区带来安全管控方面的新挑战。那么,面对产业转移的大趋势,西部地区是否已做好了安全准备?

从贵州、云南、广西、内蒙古等西部地区公布的数据看,近年来,地方整体安全水平稳定向好,但安全生产问题仍然存在。今年,贵州相继发生毕节市建筑工地“1·3”重大滑坡事故、黔西南州“2·25”三河顺勋煤矿顶板垮塌事故2起重大事故,引起各方关注。类似的安全事故也发生在广西、云南、甘肃等西部地区。而2020年甘肃张掖耀邦化工科技有限公司“9·14”较大中毒生产安全事故等发生在产业转移企业中的安全生产事故,更是为西部地区敲响了安全警钟。

西部地区原本工业基础薄弱,且自身安全生产水平有待提升,在产业承接过程中又迎来高危行业、新兴产业等多重安全挑战。目前正在参与化工园区专家指导服务的中国化学品安全协会总工程师程长进介绍,近一年来,全国发生的12起化工较大事故中,有7起发生在异地转移的危险化学品企业,占比达58%。按照危险化学品项目2年至3年的建设周期,今明两年预计将有471个项目集中投产,占转移项目数的75%。他说:“产业转移安全风险已经成为当前危险化学品安全生产领域的一个突出问题。”

除了可能导致安全事故的直接风险点外,西部地区部分企业在安全方面的投入也呈现出令人担忧的状态。在辅助地方进行安全监管和为企业提供技术服务过程中,广西安生安全技术有限公司的吴洪涛在为企业提供安全技术服务时发现,部分企业重经济效益,部分企业负责人只将安全生产主体责任挂在嘴边,而没有落实在引进安全设施、配备安全管理人员和专业技术人员等具体行动方面,导致安全投入台账和实际安全工作“两张皮”。

西部地区负有安全监管职责的部门在实际工作中,也遇到一些棘手的难题。比如有些地方只重视前期事故调查和处置,却忽视吸取事故教训这一环节。

不少专家都认可这样的说法,即90%的安全生产事故是由人为失误造成的,产业承接地的企业安全管理不到位是引发风险的根本原因。

一些西部企业设备设施安全条件差、基础管理缺失、员工安全意识淡薄、安全技能不足,生产安全事故时有发生,安全风险更大。近年来,在正常生产状态下发生的生产安全事故逐年下降,但在项目建设和检维修过程中的外包工程发生的事故数量则逐年攀升,对外包单位的安全监管工作应更加重视并进一步加强。

企业全员安全意识淡薄、安全投入不足也是西部地区事故发生的原因。表现在主要管理人员安全意识淡薄,个别企业安全设施未投入就开始试生产。企业制定的安全管理制度形同虚设,主要用于应付检查部门,实际上对精细化工反应风险评估报告并未认真研究,更没有将风险评估报告的结果应用到生产过程中去。

2021年,国家发改委发布了《西部地区鼓励类产业目录(2020年本)》,对西部地区的产业目录进行了更新。对各行业的产业转移,西部地区产业承接地的监管缺失、监管能力有限、把关不到位等也会埋下安全隐患。正如巩发明所说:“隐患是动态的,问题也是动态的。”

近年来,广东、浙江、江苏的一些产业转移到广西,产业的安全要求和当地能达到的安全水平确有一些偏差。在一些案例中,为了使项目尽快落地,地方弱化了引入前

文章已创建 2649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