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工原料暴涨祸起“肮脏的天然气”殃及巴斯夫、拜耳

疫情常态化已经让涂料行业在内的传统制造业艰难渡日,俄乌战争导致原料暴涨,又让这种艰难雪上加霜。2021年涂料行业产量、营收双双增长16%,利润却下降4%,2022年大部分涂料企业在亏损,遗憾的是,这种状况还在继续……

与美国有关的近代战争背后,都会有石油的影子。美国出兵伊拉克,是为了控制石油,出兵叙利亚,也是为了控制石油,出兵利比亚,还是为了控制石油……

乌克兰当局是美国一手扶植的傀儡政府,俄乌战争背后是美国的影子,但这次战争美国不是为了石油,而是为了天然气。

乌克兰是俄罗斯的与欧洲之间的壁垒,战略地位对俄罗斯和欧美都很重要,是美俄两大阵营的战略要地,兵家必争之地。

世界上75%的天然气都被欧洲用掉,欧洲40%的天然气来自俄罗斯。十几年来,俄罗斯一直牢牢控制着欧洲市场的天然气供应,向欧洲国家施加其它手段难以实现的影响,因此俄罗斯在欧洲的影响力和存在感越来越强。

近年来,美国频频利用乌克兰内战,向乌克兰当局提供经济和军事援助,扶植乌克兰当局成为反俄先锋,是以乌制俄。这时候,美国对欧洲天然气市场的觊觎和垂涎三尺还不甚明显。

当俄罗斯出兵乌克兰,使得乌克兰的战略位置与俄罗斯的天然气两大要素联系在了一起之后,机会来了,想要替代俄罗斯在欧洲天然气市场地位的美国机会来了。

来呀,互相伤害呀。俄乌战争在继续,欧美与俄罗斯却在进行制裁与反制裁,但这背后也开始露出争夺欧洲天然气市场控制权的影子。

欧美对俄罗斯制裁有8000项,又是冻结俄罗斯在国外财产,又是禁止俄罗斯用美元交易。俄罗斯制裁欧美就一项,石油天然气一律用卢布买。

俄罗斯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石油、天然气出口国。欧洲市场用掉了全球75%的天然气,但欧洲约40%的进口天然气和约30%的进口原油都来自俄罗斯。

而天然气既是化工原料也是化工燃料,欧洲的化工巨头巴斯夫、拜耳、阿克苏诺贝尔、佐敦,在天然气方面对俄罗斯形成的依赖性很强。

当市场份额大到30-40%,天然气就已经不仅仅是一种能源了,随时可以变成地缘政治的工具。事实也的确如此,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俄罗斯曾经多次在欧洲挥舞起自己的天然气大棒,向欧洲国家施加其它手段难以实现的影响,这一招屡试不爽。此次,俄罗斯受到欧美的经济制裁,挥起的依然是天然气大棒。

但不管谁战争走向如何,俄乌都是失败者。此战过后,乌克兰国家将被战火打得稀巴烂,俄罗斯也将失去欧洲天然气市场的控制权。

油气价格涨了,巴斯夫、拜耳、阿克苏诺贝尔、佐敦的化工原料价格涨了,减产严重。引发了全世界的石化和相关产业链都在涨涨涨,涂料行业被迫也在埋单之列。

巴斯夫:天然气作为原材料或能源(在德国)没有替代品,天然气短缺将导致其没有足够的能源用于化学生产过程,并且缺乏制造产品的关键原材料。如果俄罗斯向德国路德维希港基地供应的天然气减少至当前需求的一半以下,将导致全球最大的化工一体化生产基地运营完全停止。

拜耳:已经大幅减少了在俄罗斯的活动,已暂停了资本支出和广告,但会继续向平民提供药品以及分销种子和作物保护产品。停止这些活动将对病人产生巨大影响,甚至更加严重地扰乱粮食系统。

阿克苏诺贝尔:由于经济制裁和原材料短缺,预计其在俄罗斯的四家工厂将在几个月内停业。这要么是因为原材料不再可用,要么是因为主要客户可能无法支付的地方,该公司在俄罗斯的供应链正受到乌

文章已创建 306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