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PE茶话会丨新职教法颁布教育分层会加剧吗?

4月29日,HOPE学堂(HOPE学堂是一个服务中职学生与老师的公益团队,⻓期驻扎在职校,希望陪伴中职生成为自主、自立、自信的⻘年。)举办了一场线上茶话会,主题是“《职业教育法》修订对职业教育的影响”。新的《职业教育法》彼时将于5⽉1⽇开始实施,和1996年的《职业教育法》相⽐,它做了许多调整和改变。从最近⼀段时间的媒体报道来看,⼤家⽐较关⼼的有⼏个问题:

“普职分流”改成“普职协调发展”,这是什么意思?部分媒体将其解读为“取消初中毕业后普职分流”,但其实这是⼀种误读,分流依然存在,⽽且各地升普通⾼中的⽐例也要视情况⽽定。那么,“协调发展”这样的说法,究竟意味着什么?

⼤家关⼼的第⼆个问题,是中职之后的升学,即⼈们说的“读职校也能上⼤学”。确实从数据来看,现在中职升学的⼈越来越多,那么在政策上强调了“助⼒中职学⽣升学”,会给职业教育带来哪些影响?也有⼈担⼼这会是唯学历论的体现。与之相关的⼀个问题是“职业本科”,也是许多家长和学⽣关⼼的事情。

还有⼀个问题是校企合作。新的《职业教育法》强调⺠间⼒量和企业⼒量,这会给现⾏的校企合作带来怎样的影响?很多朋友关⼼的实习和就业问题,是否会有改变?

为了更好地讨论这些问题,我们邀请了七位⻓期关注职业教育、从事相关研究与实践⼯作的嘉宾,分别是⼈类学学者陈亚龙、上海财经大学副教授苏熠慧、教育社会学研究者柯岩、hope学堂发起⼈梁自存、在职业教育领域从业17年的职教⽼师Julia、建筑设计师也是摘星学坊创始⼈之⼀段鹏、德国耶拿⼤学社会学博⼠也是中德技能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许辉。他们从不同的⻆度分享了自己的观察和实践。

2022年4月28日,河南省商丘市,夏邑县孔祖中专学生在了解机器人工作原理。

柯岩:新版《职业教育法》最早在2008年被提出(因不成熟而搁置),2014年启动,2019年形成初稿,2021年3月被国务院批准并交给全国人大审议(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教育法(修订草案)》的说明)。人大常委会通过一年调研走访、意见征求,于2022年4月20日表决通过最终稿,于5月1日正式实行(解读 《职业教育法》修订历程)。但这么长的时间里,舆论普遍不大关注,更没人去分析法律条文中是否涉及“硬分流”。相反,2021年3月教育部一个技术性规定(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做好2021年中等职业学校招生工作的通知)却引发轩然大波。

通知里面一句“保持高中阶段教育职普比大体相当”,在一些省市的政策跟进中,变得更加强硬,一些考生被强行划入中职,一些地方禁止招收初三复读学生。在学生、家长、教育单位的恐慌情绪之下,“强制分流”进入各大媒体的标题。而教育部对省市动作不置可否,有一种任凭风传,静观各路博弈的姿态,只要大家吵起来,本来不好推的改革也就有缝隙可入了。时间到了2022年4月,“法”姗姗而至,一言定音:“这回呀,咱是要把职业教育整条路都修平修宽,不是过去那种破路了,各位也就别怕分流了;没人怕了,自然也就谈不上‘硬分流’了嘛(教育部:把“普职协调发展”解读为“取消初中后的普职分流”系误读)。”

首先,明确强调了升学贯通体系。导致分流焦虑的题眼,不在于中职自身,而在于“中职之后怎么办”。以前的中专、技校还可能保留就业导向,但这一次彻底承认“中专学历不够吃”的现实,将中等职业教育作为升学导向的教育阶段。

随后,引导行政资源、市场企业进驻高等职业教育。甚至更多大学可能兼收专科生,把中职之后的

文章已创建 2636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