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拯救胡杨林的英雄——写在塔里木河流域胡杨林拯救行动告成之际

2019年启动的塔里木河流域胡杨林拯救行动,让600多万亩濒临死亡的原始胡杨林再现生机;为天山以南1000多万各族群众,在“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沙漠近旁筑牢绿色屏障。

三年拯救行动交出满意成绩单的背后,是一群鲜为人知的无名英雄:他们常年驻守风头水尾、无人区,卧沙涉水,用双脚丈量每片胡杨林;挖渠引河,为胡杨送上“救命水”。面对艰苦、寂寞、枯燥,他们如同胡杨昂然坚守。

国家级公益林尉犁县营盘管护站,驻扎在距县城220多公里的无人区,向东一二百公里即到“楼兰故城”所在的罗布泊,堪称当地守护胡杨“最孤远的前哨”。地图上找不到地名,站名取自考古工作者在附近荒漠发现的汉晋时期的营盘古城。

记者一行从营盘管护站往东,走过寸草不生的戈壁滩,折向东南,驶过坑洼不平的沙土地。汽车轮胎扬起的沙浪,瞬间遮蔽两侧车窗,车内忽明忽暗。待车停定,一片挺拔遒劲的胡杨树赫然显现。

“你看,这里如果没有胡杨,会是啥样?”指着这片防风固沙“前沿阵地”,同行的尉犁县国有林管理局负责人艾力·尼亚孜说。

“嘟嘟嘟”,忽然传来摩托声,3个身影风驰电掣般从远处密林钻出,瞬间停在眼前。

身穿如戈壁滩色彩的灰色工作服,头盔内脸庞泛着黑红,他们是正在巡逻的营盘管护站护林员。

为首者是位头发花白的老人,他叫外力·吾斯曼,61岁,管护站站长。“这一带有开矿的,有货车跑,不好好巡逻不行。”这个季节,外力最担心人为火患,一旦发生火灾,后果不敢想。

站上4名护林员,管护面积1005万亩。每天除留一人在家值班,其余三人骑摩托车巡逻,到最远林区要开出180多公里,风餐露宿是家常便饭。

搭在摩托车上的破旧口袋里,有水和馕。至少两人同行,每人带水不能少于两公斤半,是他们的工作“铁律”。当天赶不回站点,就在野外过夜。

“找背风地,在沙地上挖个浅坑,生上火,火灭后盖上沙子,晚上就铺上睡袋睡在上面。”外力乐呵呵地分享野外生存技巧,“野外过夜,最害怕碰上狼,大家轮流守夜。”

外力过去是牧民,20年前加入护林员队伍,2016年建站以来一直在营盘。他说,过去河道断流,塔里木河、孔雀河水流不过来,大片胡杨死了,大热天,想找凉快树荫地很难。这几年,下游河道来水了,胡杨又活了。

返回站上,用毛巾互相拍打掉身上沙土,护林员们开始填写工作日志。要加油、买药、添置生活物资,得到45公里外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二师34团。夜幕降临,光伏发电板电力不足,经常停电。手机信号飘忽不定,时有时无。

35岁的玉苏甫·买买提说:“有点无聊,不过和同事一起习惯了,舍不得离开。”他家在县城附近“罗布人村寨”景区边上,骑摩托车回一趟要花半天时间。

“也有开心的事,这边的风景啊、野生动物啊,有人想看看不到,我们每天看。”他们碰见野骆驼、雪豹、野猪、猞猁、狐狸、鹅喉羚等,会在工作日志中记录下来。

“水来了,胡杨越来越多,以后肯定会更好吧,我想只要身体能行就一直干。”外力说。

每年夏季塔里木河生态输水前,他们给老河道清淤疏通,修建生态引水渠、简易拦洪坝,在新老河道之间织密输水网络,确保每一滴“救命水”流向濒死的胡杨。

国家级公益林尉犁县罗湖罗克管护站,靠近塔里木河下游新河道,站长依力哈木·包尔汗说,他们在辖区内大大小小的海子之间挖通了渠沟,成功让海子“增肥”,又在新河道旁修建十多公里引水渠,

文章已创建 2811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