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211大学生“白嫖事件”最可怕不在造假而在那一手举报

期间,两人多次找对方加需求,做过乙方的都知道改方案的痛苦,但为了钱还是耐心满足了。

可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就在她们的毕业设计敲定后,俩人反手就将这个枪手给举报了。

因为平台有漏洞,俩人借着举报威胁对方退款,最终通过“勒索”的手段,分别要到了1200元和500元。

事情闹上热搜,学校也知道了俩人学术造假,面临毕不了业的风险,两名学生慌了,又回过头去找抢手删帖。

按理来说,老师补课不对,教育部印发的《中小学教师职业道德规范》里明确提出,公职教师在外补课是违规的。

其中有个孩子是该老师亲戚家小孩,不收费,另外三个小孩,一个孩子一节课收费100元。

过程中,他得知双胞胎家长暗地里教唆孩子在补课时录了音,还提供了转账截图。

人证物证俱在,老师哑巴吞黄连,当场就主动把全部补课费用退回给双胞胎家长。

他主动拿出1000块钱,老师也拿出1000块钱,让中间人带着这笔钱去找双胞胎家长私了,恳求对方撤回举报。

是你主动邀请老师补课的,并且托的熟人,课补完了,你来举报老师?是这样的吧?

我又想起两年前,山东聊城市肿瘤医院那场闹得满城风雨、曾被喻为现实版《我不是药神》的“抗癌假药”案。

王女士74岁的父亲,患有小细胞肺癌、膀胱癌和肝癌(晚期,由小细胞转移),经多家医院手术、治疗无果。

她得知这里的肿瘤科主任陈宗祥医术高明,病友皆说他“在癌症方面医术很好,很负责任”,便专门托医院另一名门诊部主任的关系,将父亲送入了陈医生的病房。

出于医者的职业操守和责任,陈宗祥告诉王女士有一种未在中国大陆上市,但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批准,可用于治疗晚期肝癌的抗癌靶向药“卡博替尼”。

“患者复查提示疾病进展,治疗效果差,预后不佳,主治医生陈宗祥建议使用卡博替尼,让患者家属自行购买”。

转账的时候,他对药的价格记不清了,就告诉王女士13000不到,王女士家属主动说凑个整数,转了13000元整(实际购药价格是12600元)。

天不遂人意,王女士的父亲病情恶化太快,在服用了一瓶半“卡博替尼”后,依然去世了。

她极尽泼妇之能,在医院众目睽睽之下,用杯子砸陈宗祥医生,还破口大骂,言语污秽不堪。

然后,她通过市场监督管理局向公安局提出控告,以当初转账那400块钱的差价为由,咬死陈宗祥联合病患家属,向她销售假药。

我国《药品管理法》第四十八条规定,只要是没有获得药监部门或其他部门批准的药物,在我国一律按假药论处。

也就是说,“卡博替尼”的“假”,不是药品成分假,而是法律意义上未得到合法认定。

(2019年8月26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政策法规司司长刘沛表示,新药品管理法修订,没有再把未经批准进口的药物列为假药。)

我作为医生,初衷只有一个,就是尽量为病人延续生命,这是唯一的目标,从未从中获利。”

走完一系列法律程序,聊城市公安局确认陈宗祥和好心送药家属并未牟利,不构成犯罪。

只不过,55岁的陈宗祥,被撤去科室行政职务,被罚暂停一年执业活动。而他未来的职业生涯,怕也会大受影响。

一个为了自己顺利毕业,找枪手代做毕业设计,本身违规不说,还利用平台漏洞反手举报抢手,不仅偷鸡摸狗还想着白嫖,倒打一耙。

文章已创建 315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