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痘蔓延至30国它会成为新的大流行吗?

今年5月29日,世界卫生组织发表了关于猴痘病毒(Monkeypox virus)的最新声明,声明指出,截止5月26日,全世界共有23个国家发现了257例确诊的猴痘病毒感染病例。而5月13日时,各国的猴痘病毒感染病例才开始上报、汇总到世界卫生组织,从5月13日到5月21日,报道的猴痘确诊病例不过92例,短时间内如此显著的病例增长,是否意味着猴痘也将如新冠一般对世界构成重大威胁?在不断更新的猴痘感染相关信息中,我们现在对这个病毒有多少了解呢?

猴痘对于大众来说是一个相对陌生的名字。可经历了两年多的新冠疫情,很多人对新型传染病高度紧张,时常担心下一“新冠”就是某个之前没听说过的病毒。不过虽然猴痘对大部分来人来说是个极为陌生的名字,猴痘病毒倒不是一个新出现的病毒。

根据病毒分类,猴痘病毒是天花病毒以及牛痘病毒的“近亲”,都属于痘病毒。这种病毒在1958年就发现了,当时一个为实验研究而饲养的猴群里暴发痘症,最终分离出了一种新的痘病毒,被命名为猴痘病毒[3]。不过从之后的研究来看,猴子并非猴痘病毒的主要自然宿主。这种病毒的主要携带者很可能是在非洲的一些啮齿类动物。

不仅猴痘病毒不是一个新发现的病毒,猴痘感染人的病例也早有记录。在1970年,西非的民主刚果记录下了最早的人类猴痘感染病例[3]。从此,中非、西非经常有猴痘感染病例报道。例如在2017年时,尼日利亚就经历了猴痘感染暴发,从当年的9月4日至12月9日共确诊233例感染病例[4]。

即便是非洲以外,猴痘感染也时有记录。从流行病学调研来看,过往非洲以外的感染病例,都能追溯到非洲起源,比如感染者有中非、西非旅行史等。

一个既体现了猴痘病毒的动物宿主特征,又表现该病毒流行地域特点的例子是2003年美国的暴发。当时,美国6个州共记录47例疑似与确诊的猴痘病例,截至目前仍是美国最大规模的猴痘疫情暴发。通过流行病学调查,所有感染都能追溯到接触了宠物土拨鼠。不过这倒不是美国本土的土拨鼠突然开始携带猴痘病毒。进一步的调研显示,这一批次作为宠物出售的土拨鼠曾和一批进口自非洲的动物圈养在同一个仓库。而进口的这批约800只小型哺乳类动物,总共9个物种,6个为啮齿类。后续检测发现其中3种啮齿类感染有猴痘病毒[5]。

从这一案例来看,猴痘病毒主要的自然宿主是非洲的一些啮齿类动物,而直接或间接接触这些动物则是人类感染猴痘的源头。要注意的是,由于猴痘病毒有野生动物作为自然宿主,我们对它的防范不是以彻底消灭该病毒为目标,而是限制病毒向人类的扩散。

在这次猴痘感染病例的暴发中,网上也有关于这个病毒危险性的各种描述,一些文章甚至恐吓说猴痘病死率可达到10%,比起新冠要恐怖得多。其实这种说法是非常片面的。

目前猴痘病毒有两个分支,一个是中非株,另一个是西非株。猴痘感染病死率的数据都是依据过往感染病例比较多的中、西非地区的历史记录计算的。中非株的病死率记录下来是约10%,西非株似乎威胁更小,病死率是1%[6]。但需要注意的是,任何一个疾病的病死率都受到卫生医疗条件的影响。猴痘更是非常特殊,病死率数据主要来自医疗条件限制极大的地区。对很多地方未必有大的参考价值。像前文提到2003年美国以及2017年尼日利亚的两次暴发,均没有病死案例,因为这两个国家的医疗条件优于发生较多死亡病例的中、西非地区。

至于猴痘感染的整个病程,现在已经有了非常多的数据积累。大部分感染患者的潜伏期在7-14天,不过范围

文章已创建 2644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