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里的中医药

非洲全称阿非利加(Africa),面积3020平方公里,仅次于亚洲,是世界第二大洲,人口已达7亿以上。非洲地处热带,气候复杂,沙漠、草原与热带雨林气候间见。

在多数非洲国家,医疗卫生事业较为落后。往往是传统草药医师、巫医与现代医疗手段并存,而以现代医学为主导。城市医院多靠聘用外籍医师负责治疗,而乡间、林牧与矿区主要靠巫医从事诊治,当地传统草药医也较普遍,但无系统医学知识,实际医疗水平较低。许多国家实行公费医疗制度,但医疗卫生设施不全,缺医少药状况较为严重。1960年以来,中国援非医疗队活跃在许多国家,例如坦桑尼亚、赞比亚、莫桑比克、尼日尔、扎伊尔、马里、几内亚比绍等国,这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当地的医疗条件,也为他们培养了一批医疗卫生人员。不少非洲人了解中医、中药与针灸,或者屡受其益,没齿难忘,为中医药在非洲的发展打下了基础。

非洲还是正在崛起的中草药国际市场。1992年非洲中药市场销售总额已达3.2亿美元,增长率12%左右。预计二十一世纪中草药将在非洲唱主角,中国正在加大投入,为把握将要到来的黄金时期作好准备。

非洲国家对中医药的管理尚缺乏成套法规条例。那里的多数国家推行公费医疗制度,患者就医往往不要付款,包括挂号费、诊疗费、检查与治疗费、药品费、住院费等项支出均由国家承担,但因医疗卫生网点和必要的设备均明显不足,医疗水平低下,使得缺医少药状况难以扭转。近年有些国家医疗费用激增,不堪重负,因而实行国家与个人共担医疗费的制度,不再全部包办,并准许私人开办医院、诊所与药店,但规定私立医院诊所为自费医疗单位,所有诊疗费用自理。

非洲各国的医学教育尚未形成自己的体系,中医教育缺乏。目前仍主要靠国外培养医生,比如去欧美留学,回国执业开诊,或受聘于国立医院。中医师多由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培养。自60年代起,来华学习中医者已逾千人,几乎遍布非洲的55个国家和地区。学制从3个月到5年,少数人还读了研究生。在专业学习之前,还要学习汉语1~2年。到南京中医药大学学习的非洲留学生有数十人,分别来自埃及、马里、贝宁、摩洛哥、卢旺达、布隆迪、科摩罗、马达加斯加、赤道几内亚、索马里等10国。有些留学生又去第三国深造或就业。当地的民族医生也缺乏管理、整顿和提高,因此非洲医学界的学术研究工作甚为薄弱,地区性学术交流多以病例报道为主,较少严格的科研设计,在世界医学上的地位不高,这与医学教育水平密切相关。

在非洲,应用中医、针灸治疗常见病、疑难症的学术论文多出自中国援非医疗队的医生之手。那里是艾滋病、病毒性肝炎的高发区,现代医学措施疗效欠佳,中国医疗队运用中医学辨证论治理论进行分型,综合应用中药、针灸等措施开展临床研究,使得70% 以上的患者症状改善、病情减轻,因而取得了令人注目的成绩。中医赢得了一些国家政府和人民的信赖,他们希望双方合作的中医药事业延续下去,并不断发展。1996年3月,坦桑尼亚卫生部首席医官吉马布等官员来华访问,洽谈并签署了中坦两国继续合作使用中医药治疗艾滋病的协议书,参观了中国中医研究院、西苑医院,有意拓宽中医药的合作领域,还会见了第六批赴坦医学专家组,他们将在坦桑尼亚从事艾滋病治疗工作。

非洲长期遭受殖民统治,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仅有埃及、埃塞俄比亚与利比里亚3个独立国家。各国经济命脉长期为外国列强控制,工业结构不合理,总体水平低,多数国家甚至没有制药厂,所需药物全靠进口,包括注射用水都需要外汇购买。以往,非洲的药物市场多由法、英、德、比利时、美国、意大利等国

文章已创建 5177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