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化格局变化对现代煤化工冲击巨大

进入2020年,新冠疫情在全球持续发酵,叠加原油暴跌,严重打击了全球经济活动,中国经济企稳势头也被迫中断。为了稳定经济增长和促进就业,近期江苏、浙江、广东、山东、广西、河北等东部沿海省份陆续推出了2020年重点建设项目名单,一大批石化项目纷纷立项建设。与此同时,山西和宁夏多个煤化工项目也集中开工建设。目前国内石化产业正迎来新一轮扩能高峰,此次石化和现代煤化工重大项目的提速建设将进一步加剧国内石化市场竞争,行业洗牌也将加速,尤其是对现代煤化工冲击巨大。

从改革开放至今,我国已建成28个千万吨级炼油厂,产能达到3.7亿吨/年,占总产能的43%。据2018年统计,全世界原油加工能力在2000万吨/年以上的炼油厂共有32座,中国就占了5座,即中石化的镇海炼化公司、茂名炼化公司;中石油的大连炼化公司;中海油的惠州炼化公司;还有民营企业大连恒力石化公司。2018年,我国原油加工量达到6.04亿吨,成品油产量3.6亿吨,炼油加工能力超过8.1亿吨,仅次于美国,居世界第二位。截止到2019年底,我国年炼油能力已达8.6亿吨,不仅满足了国内需求,而且还出口海外5000多万吨。未来几年,随着一批大炼化项目的集中投放,国内石化市场,无论是炼油格局、以乙烯为龙头的石油化工格局,还是成品油销售格局都将发生重大变化,面临重新洗牌,行业竞争将异常激烈。其中,受影响最大的应该是现代煤化工产业。

从石化产品供需看,预计到2025年,我国乙烯当量自给率将从2019年的49%提高到70%左右,丙烯、对二甲苯(PX)、乙二醇等产能将会超过当量需求,大部分石化产品产能过剩、竞争加剧。此外,随着北美新增乙烯产能的陆续释放,中东和北美低价乙烯衍生物对国内市场的冲击将愈加明显。从竞争格局看,未来中国炼化的竞争格局将进一步向多元化发展。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中国石油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和中国中化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兵器工业集团有限公司等央企在建和拟建炼化一体化项目推进速度都在加快;2019年,恒力石化和浙江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两个千万吨级炼化项目先后建成投产;万华化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东营威联化学有限公司、辽宁宝来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江苏盛虹石化集团有限公司等一批地方和民营企业石化项目即将建成或正在加快建设;美国埃克森美孚公司、荷兰皇家壳牌集团、沙特阿美石油公司、德国巴斯夫公司等国际石油石化巨头纷纷抢滩中国市场,建设具有世界领先水平的一体化项目,部分石化产业链利润分配将发生显著变化。以对二甲苯产业链为例。前几年,国内对二甲苯紧缺,行业利润攀升刺激了投资热情。同时,国内民营化纤企业为改变多年来原料受制局面,纷纷向上游发展,建设大型炼化一体化项目,以解决原料供应问题。恒力石化、浙江荣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盛虹石化等民营企业已经或即将打通从从一滴油到一匹布(原油加工-石化产品-纺织产品)的全产业链。未来几年,国内对二甲苯产能将进入投产高峰期,2023年年产能将达到5613万吨。届时,对二甲苯整体供应将显著高于下游需求,同时行业利润大幅缩减,利润呈现向下游转移趋势。

众所周知,本世纪初的高油价时代催生了以煤制油、煤制烯烃、煤制气和煤制乙二醇为代表中国现代煤化工产业的快速发展,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煤炭深加工产业。“十三五”以来,我国现代煤化工产业一批关键技术装备打破了国际垄断,相当部分技术处于国际先进或领先地位。煤直接液化技术、粉煤中低温热解及焦油轻质化技术为国际首创,煤制烯烃、煤制芳烃、低温费托合成、煤制

文章已创建 5177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