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防控中“抢眼”的第三方医检未来如何与公立医院检验科竞合发展

随后,在5月23日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上,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监察专员郭燕红表示,进一步加大对核酸检测机构的监督检查力度,特别强调要依法执业,严格检测质量,对违法违规行为,坚决进行严肃查处,并在全国进行通报。

随着国内各地推行常态化核酸检测措施、大城市开建15分钟步行核酸“采样圈”,目前北京、上海等多地已表示要加强对核酸检测机构的监管。

常态化疫情防控中,第三方医学检测机构为何成为焦点?其与公立医院检验科之间有何不同?又存在何种竞合关系?

实际上,长久以来检验科是公立医院里传统的“黄金科室”,但随着医改的深化、全国各地医院检验项目收费标准的下调,公立医院检验科盈利能力下降,部分公立医院的医学检验业务逐渐流出。

而作为医学诊断市场专业化分工的产物,第三方医学检验机构以自身精准多样的医学检验服务、规模化的经营优势在医学检验领域脱颖而出,但同样面临着更多市场经营性考验的挑战。

在我国,第三方医学检验机构绕不开的合作对象就是公立医院,双方在业务上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在新局面之下,未来公立医院和第三方医学检验机构关系又会如何发展?整个检验行业的发展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

公立医院是我国医疗服务的主体力量,但各级医院检验科提供的医疗服务却迥然不同。一级医院在医疗设施、检验项目与诊断水平上与三级医院相比仍有差距。

医学检验是以提供人类疾病诊断、管理、预防和治疗或健康评估的相关信息为目的,对来自人体的标本进行临床试验,包括临床血液与体液、化学、免疫、寄生生物、病理检验等,并出具检验结果。

2019年,由国家卫生健康委临床检验中心组织全国31个省份临床检验中心同步开展调查,涉及9966家医疗机构。调查发现,各级公立医院实验室面积、仪器设备、人力资源和检验项目相差甚大。

华南某三甲医院检验科医生向记者表示:“不同区域的检验科实力相差巨大,跟检验科的特殊性,前期设备的巨大采购金额密不可分。对于一线大三甲来说,愿意高投入去自己建检验科,但是对于其他下沉城市来说没有资金支持。”

公立医疗机构中,三级医院检验科实验室面积总体中位数为1000平方米,设备总值总体中位数为1300万元,实验室人员总体中位数为30,检验项目为297;二级医院对应数值分别为350平方米、400万元、13人和165项;其他等级医院仅为60平方米、78万元、6人和46项。

宽敞的实验室空间、合理的设备配置、专业的人员和技术,是开展医学检验的先决条件。但基层医院受限于自身条件,往往没有能力购买先进的大型检验仪器,也无力掌握先进的技术。

同时,我国优质公立医疗资源高度集中。在复旦大学医院管理研究所发布的《2020年度中国医院排行榜》中,北京上榜23所、上海上榜19所、广州上榜9所,三个一线城市占据了“半壁江山”,剩下也大多集中在一线或省会城市。

医疗资源分布的地区差异也意味着,一二线城市公立医院检验科所提供的医疗服务水平远高于三四线城市公立医院。

据《2021年度中国医院薪酬调研报告》显示,检验科的平均薪酬水平是19.43万元,在所有科室中排名倒数第三。

在2019年国家卫健委临床检验中心组织的调查中,89.3%的实验室人员专业背景为医学检验。但是,医学检验专业从2012年开始没法考执业医师证。国家卫健委颁布的《医师资格考试报名资格规定(2014版)》中

文章已创建 5177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