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是晚期肺癌有人能多活好几年!原来和这个有关……

西安交通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杨拴盈教授介绍,“在我国,高达70%-80%的患者在确诊时已是中晚期,错过了治疗的最佳时机。这也是肺癌在我国死亡率高的主要原因之一。”

杨拴盈教授认为,肺癌早期并没有明显的症状,像咳嗽、胸闷、发热、食欲减退等,这些症状平时经常会遇到,一般人不会联想到肺癌。

其次,肺部本身是个特殊的器官,两片肺叶待在偌大的胸腔内,肺部肿瘤要长到一定体积,才会压迫到其他器官,出现类似疼痛、咳血等症状,有这些症状再去医院检查,往往已经是肺癌中晚期了。

再有就是很多人没有定期体检的习惯,其实做次低剂量螺旋CT就能很好地筛查出早期肺癌。

“家属在吗?叫你的家属来一下。”2019年,张宇(化名)被确诊为中晚期肺腺癌,当时右肺下叶的肿瘤大小为6.5×4.5厘米,医生评估,他的生命只剩下不到半年!

由于没有基因突变,张宇只能接受最传统的放化疗。放化疗让他喉头水肿、肺纤维化、频繁复发、药物副作用带来的重度皮疹、腹泻,连裤子都没法穿,最多的时候一天要跑十几趟厕所。就这样,在经历了无数痛苦后,年轻的生命最终没能战胜癌细胞,永远定格在了37岁。

但并非所有晚期肺癌患者最终都是这样的结局。2013年,51岁的刘淑文(化名)因为间断性胸痛就医,被确诊为肺癌。当时全身PET-CT显示右肺病灶有2.4×2.8厘米,虽然肿瘤不算大,但已经出现了广泛淋巴结转移,最后诊断为3B期的晚期肺腺癌。

正当她心灰意冷之际,基因检测结果却带来了好消息,EGFR 基因突变合并19外显子缺失(Del19)。对于肺癌患者来说,这种基因突变有时候意味着“小幸运”,Del19阳性的肺癌患者,即使是晚期甚至已经发生了脑转移,也可能多活好几年,正因为拥有这一突变的亚裔患者临床治疗效果比较好,因此Del19阳性被称之为“黄金突变”。

医生给刘淑文推荐了EGFR靶向药,服用一个月后复查CT,病灶明显缩小为1.5×1.8厘米,又用药一个月,病灶缩小到1.6×1.0厘米。2014年原发灶做了伽马刀放疗,此后她一直服用靶向药。2021年,她走过了整整8个年头,她很庆幸自己没有放弃,还回到了以前的工作岗位。

杨拴盈教授介绍,EGFR突变有多种类型,其中19外显子缺失(Del19)是EGFR常见的突变类型,该突变类型患者耐药后T790M突变率高达73%②。

一项10个国家/地区参与的回顾性真实世界研究结果显示,Del19突变的亚裔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一线M突变,使用二代EGFR靶向药阿法替尼序贯三代EGFR靶向药奥希替尼,患者中位总生存期高达45.7个月③。这也是为什么大家说拥有“黄金突变”(指19外显子缺失)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不幸中的万幸。

杨拴盈教授分享了一个他印象很深的患者案例。“一位40多岁的大学老师,一发现就是四期肺癌并伴有肝转移、骨转移。我就给她用了阿法替尼,因为她是19号外显子缺失。开始用全剂量40毫克,结果她耐受不了,又减到30毫克,然后就耐受了,治疗效果非常好,无进展生存期两年多。在出现耐药后,我们给她再做基因检测,发现她出现了T790M突变,就用上了三代靶向药奥希替尼,到现在已经七八年了,患者的情况还一直比较稳定。

杨拴盈教授说:“对于晚期肺癌病人,我们所追求的不仅仅是保命,还要用医学手段,尽可能延长生存期和无化疗期,给后续治疗留存空间,以等待更好的临床实验结果和新的治疗

文章已创建 2827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