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郑州“丁义珍式”采样亭:每小时比户外采样员少采50人供应公司中标时成立仅10余天

起底郑州“丁义珍式”采样亭:每小时比户外采样员少采50人,供应公司中标时成立仅10余天

事实上,同类型设计的采样亭招致的诟病之声一直不断,河南郑州不是第一例,也不是最后一例。

“大白”蹲坐在椅子上,双手从两个洞中伸出操作;市民窗口前扎着马步,艰难地仰头伸颈一次简单的核酸检测采样工作,加入这类设计不合理的核酸采样亭设计之后,就变成了一幅尴尬场景。因采样员艰难蹲坐的情形与反腐影视剧《人民的名义》中的场景相似,这种采样亭被网友戏称为“丁义珍式”采样亭。

不久前,河南郑州街头出现的“丁义珍式”采样亭引发热议,甚至登上微博热搜。事实上,同类型设计的采样亭招致的诟病之声一直不断,河南郑州不是第一例,也不是最后一例。

继郑州事件之后,6月6日,上海本地媒体再度曝出当地存在的“丁义珍式”核酸采样亭。

“一天的检测工作下来后,胳膊又累又酸,手肘部位甚至留下被玻璃窗硌出的青印。”医生张慧长期在核酸检测一线工作,她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讲述了诸如郑州“丁义珍式”核酸采样亭的实际使用感受。

“这个小亭子的一些设计可以说非常反人类,配套给采样员坐的凳子高度不足,人坐在上面,双手非常勉强才能够到手套操作口,双臂一直处于非常不舒服的上举状态,即便是站着操作也会非常累。”张慧说,“另外一个设计不当的地方是,它配套的橡胶手套尺寸太大,操作起来非常不方便,新手需要一段时间适应才行。”

由于采样亭在使用过程中存在种种不便,核酸采样现场的工作效率也受到一定影响。“在人流量相同的情况下,一组采样员在户外每小时能够完成约20管的工作量;使用采样亭会相对慢一些,大概可以完成12~15管。检测人数上,二者每小时相差50人左右。”张慧表示。

“使用体验差,影响工作效率。”“丁义珍式”核酸采样亭的问题不单单停留在设计层面。

郑州事件涉及的核酸采样亭由海乐苗(郑州)智能物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乐苗”)供应,该公司在中标时成立仅10余天,其背后由青岛海尔生物医疗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尔生物”)全资控股。

记者从河南招标采购网查阅到相关中标信息显示,这种双人便民核酸采样屋由河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发起采购,前后分两批次进行。其中,海乐苗供应的是第一批,以单一来源采购的方式进行,单价为4.68万元;第二批采购方式为竞争性磋商,入围供应商包括郑州精益达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等9家公司,其中成交单价最低为3.5万元。

由于首批采样亭采用相对特殊的“单一来源采购”,有公众质疑其采购过程存在问题,甚至有潜在的腐败风险。特别是该批采购单价高于第二批9家企业成交单价,与最低成交单价相比,更是高出1万余元。

四川某公司一名熟悉招投标业务的管理人员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同样表达了疑虑,“单一来源采购方式比较特殊,现实中使用情形较少,往往是因采购项目具有一定的唯一性才会使用,且一般会在公示中给出原因”。

记者查询了发布成交公告的3家网站以及中国政府采购网,以相关多组关键词进行检索,均未查到这批采样亭的“单一来源采购公示”文件。

依据我国政府采购法的相关规定,采用单一来源方式采购须满足以下情形之一:(一)只能从唯一供应商处采购的;(二)发生了不可预见的紧急情况不能从其他供应商处采购的;(三)必须保证

文章已创建 5177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