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2”:最讽刺的最心酸最荒诞的最真实!

2018年7月,一部《我不是药神》在我国刮起一场关于肿瘤“天价药”的强劲舆论风暴,其中“印度仿制药”以

的标签被人们记住。然而令人们没想到的是,仅仅7个月后,相似的情节就在山东聊城真实上演,网友将之称为“我不是药神2”。该事件大致过程:

据山东聊城市民王玉青反映,其父亲在聊城市肿瘤医院治疗期间,因治疗效果不佳,主治医生陈宗祥给推荐了一款名为“卡博替尼”的抗癌药,后她从陈宗祥医生介绍的其他患者家属手中买到两盒“卡博替尼”,每盒13000元,药品是印度生产的。但其父亲服用一段时间后,出现呕吐、厌食等反应,她到济南、北京的大医院咨询后,被告知此款抗癌药不能服用,于是停药。其父亲2018年11月去世后,王玉青把买来的“卡博替尼”送到当地食药监部门鉴定,鉴定结果显示为“假药”。

肿瘤晚期病人无药可医,医生推荐未获注册的进口药物,患者死亡后,家属因治疗效果不佳,试图追究医生推荐“假药”的责任……2月25日,山东卫视《今日聚焦》栏目报道该事件后,一时间在医学界和公众舆论中引发广泛热议。

《我不是药神》中,警察曹斌在接到制药公司举报“假药”的案件时曾表示:“贩售假药伤天害理,我义不容辞。”

在本次山东聊城“假药”事件中,卡博替尼就在扮演着类似的角色,目前该药尚未在我国上市,因此属于法律意义上的“假药”。

卡博替尼(XL184),江湖俗称184,是一种多靶点的口服广谱抗癌靶向药,已经在甲状腺癌、肾癌、肝癌、非小细胞肺癌、软组织肉瘤、前列腺癌、乳腺癌、卵巢癌等多种实体瘤以及骨转移瘤中,显示了较好的疗效。可能正是因为其靶点多,疗效较好且广谱,卡博替尼常被人称为靶向药中的“万金油”。但其实目前美国FDA正式批准的适应症仅包括三种癌症(四个适应症),分别是甲状腺髓样癌、肾癌(一线、二线)、肝癌(二线)。

所以说卡博替尼并不属于那种“伤天害理”的黑心假药,它确有其效。但是根据山东卫视《今日聚焦》栏目画面显示,该事件中患者服用的是印度Lucius公司的卡博替尼,而在互联网上基本检索不到“Lu

文章已创建 306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