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淄博8人团伙肆意跨省倾倒化工废料被判刑

正义网淄博6月9日电(记者卢金增 通讯员杨美昭 王芳)为成功跨省倾倒化工废料,费尽心机伪造各种证件逃避监管,本以为手续齐备万无一失;多次变换倾倒地点流动作案,本以为狡兔三窟神不知鬼不觉;利用夜间在人迹罕至处肆意为之,本以为月黑风高操作隐秘……看似“万事俱备”,殊不知却终是机关算尽。

6月2日,经山东省淄博市高新区检察院提起公诉,李依来等8名被告人分别被该区法院以污染环境罪依法判处一年至四年六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2014年2月的一天深夜,淄博市淄川区某地的农户,在睡梦中被一股浓重的刺鼻气味呛醒,醒来后感觉强烈的头晕并呕吐,同时发现养鸭大棚里和牛棚内弥漫着烟雾。经清点,30多只鸭子被熏死,400多只鸭子眼睛被熏瞎,耕牛被熏得瘫倒在地……

环保执法人员立即赶往现场,发现不远处一个土坑内冒着呛人的刺激性浓烟,土坑旁边有340个铁质大桶堆积如山,部分桶已经倒空,其余桶内盛着不明化工废料。经过对桶内废料以及土坑内的物质进行检测,发现这些化工废料属“浆渣高沸”,含有四甲基硅烷、三甲基一氯硅烷、六甲苯等多种有毒有腐蚀性的危害物质。这些物质对呼吸道、眼睛、皮肤粘膜有强烈刺激性作用,吸入后可引起咽喉、支气管痉挛、水肿、化学性肺炎、肺水肿甚至死亡!无疑,这正是对人畜造成伤害的“元凶”。执法人员及时将土坑填埋遮盖,将桶装污染物进行转移,并集中封存。

这是一起典型的危险化工废料倾倒案。这些废料从何而来?又是如何倾倒在此处?倾倒者是何人?由于缺少必要的侦查技术手段,环保人员很难解答这一系列问题。恰逢淄博市司法机关与环保部门联合打出“组合拳”,制定了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工作机制。淄博市检察院公诉部门针对环保案件取证难、定性处理难等问题,及时提前介入,引导淄博市公安局直属分局立案侦查。经过现场查勘、寻找当事人了解情况、引导侦查取证、主动摸排犯罪线索等一系列艰难的侦查过程,一起八人团伙跨省运输倾倒化工废料的案件真相逐渐浮出水面。

30岁出头的李依来正是该案的主犯。作为名牌化工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李依来本来在淄博市的一家知名化工企业拥有一份人人羡慕的高薪工作。但他却并不安于现状,辞职后梦想着一夜暴富。在考察过多种致富门路后,他将目标选在了帮助外省化工厂处理化工废料上。而说白了,李依来不是要进行化工废料的无害化处理,而是非法倾倒。

李依来深谙化工行业现状,知道化工废料无害化处理成本高昂,一些企业为追求利润的最大化,往往想方设法缩减处理成本,甚至会偷偷雇人将废料倾倒和掩埋。他又查阅了相关资料,发现环保部门历来对污染环境的行为处罚并不算严厉,特别是跨地区的犯罪行为很难查处,便愈发认定了这是一个投资少、收效快、稳赚不赔的营生。为确保万无一失,李依来伪造了浙江一家化工企业的营业执照。

随后,李依来主动出击,利用在化工厂工作时建立起的人脉关系广泛撒网,四处推销自己能够低廉快速处理化工废料的生意。终于,山西一家化工厂的老板打来电话,希望李依来能够帮助自己处理一批“浆渣高沸”。经过一番所谓的“成本核算”后,李依来与山西老板签订了合同,确定山西老板每吨“浆渣高沸”支付150元的处理费。同时,李依来告知对方可随时发货,但必须在夜间11点至凌晨5点间到达指定地点。

为啥非得三更半夜交易?都说“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要想掩人耳目,李依来自是有一番权衡。“天时”有了,接下来就是“地利”、“人和”。

李依来事先考察了淄川区境内几个偏僻而人迹

文章已创建 5177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