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持反对意见!FDA专家委员会要求信达礼来PD-1补充临床试验信达发公告

2月10日,FDA肿瘤药物咨询委员会正式开展会议讨论这一问题。 该委员会权衡是否推荐 礼来和信达 申请其 PD-1 肺癌药物 Tyvyt (信迪利单抗) 上市,历经6个小时的讨论后,这一问题有了答案(给公众号回复:

独立调查小组以14:1的投票结果反对此项BLA申请,并宣布在批准之前,必须进行另一项临床试验,证明该药对美国患者有效。

如果在目前临床上患者没有好的选择,或者该试验采用癌症研究的黄金标准——总生存期作为主要终点,那么这个决定可能会有所不同。但事实并非如此,Tyvyt的目标是治疗非小细胞肺癌,这一疾病已有多款竞争药物,已经证明它们可以延长患者的生命。

FDA癌症药物负责人Richard Pazdur在周四的虚拟会议上说:“在过去的两三年里,特别是大流行以来,这个国家经历了重大的社会变革。”临床试验的多样性和代表性已经引起了巨大抗议。作为一个公共机构,我们必须以美国患者的需求为导向。”

专家委员会还对III期临床试验(Orient-11)提出了其他各种担忧,包括其没有将OS作为主要终点,以及在试验进行期间,制药公司与FDA缺乏沟通。

委员会成员、凯斯西储大学的Jorge Garcia说:“在试验设计初期,申请人和发起者之间缺乏互动,这让我很失望。”“我愿意相信,如果举行了这些会议,我们今天可能就不会有这样的对话。”

礼来承诺如果信迪利单抗上市申请能获得FDA批准,他们将在美国提供40%左右的折扣。最知名的PD-1是默沙东的Keytruda,它的年售价为15万美元。

FDA的Paz Vellanki指出:“FDA不能在监管决策中考虑药品定价,这也不应该是委员会今天考虑或讨论的一部分。”

在治疗新诊断的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时,III期临床试验将Tyvyt联合化疗与标准疗法相比较。

除了缺乏适当多样化的患者群体外,该研究中的其他人口统计数据与典型的美国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库存在差异。例如,Orient-11的男性比例较高,吸烟者较少,中值年龄较低。

FDA对这项研究的主要终点——Tyvyt能在多大程度上阻止肿瘤进展或死亡——也就是无进展生存期(PFS)方面也存在质疑。FDA表示,将PFS作为主要终点“不符合美国监管标准,也不符合美国的医疗实践”。

“(2019年以来)至少已有7项非小细胞肺癌的批准。所有这些都是基于总生存期。”“形势已经发生了显著变化。”

美国监管机构已经批准了基于在其他国家进行的试验的药物,但这些例外是针对需求不满足的患者群体的新疗法。考虑到市场上类似的药物已经在临床试验中得到验证,而且患者群体更加多样化,FDA认为没有理由将同样的灵活性扩展到礼来和信达。

委员会成员David Mitchell是“患者可获得负担得起的药物”(Patients for Affordable Drugs)的创始人,他说:“因为这项申请并没有解决一个未被满足的需求,所以没有必要对监管灵活性进行调整。”“我们有安全有效的治疗方法,在总体生存率上有改善。”

但小组中唯一的反对者,南加州大学的Jorge Nieva不同意这种观点。他说,更多药物的供应将给价格带来下行压力,这对所有患者都有利。

“这种药很有效,”Nieva说。“我们没有证据表明提交的数据是不可靠的、篡改过的或在其他方面存在欺诈性的。我们有充分的FDA检查,检查也没有受到阻碍。如果需要更多的检查,预计FDA会执行这些检查。”

今日一早,信达发了公告,信达表示,ORIENT-11是一项高质量、高标准、由经验丰富的临床研究者参与的符合全球认证GCP要求的中国临床试验。ORIENT-11试验结果数据展示了信迪利单抗的良好的风险获益关系。FDA没有任何对于信迪利单抗安全性和有效性问题的质疑。本公司和礼来制药将继续与FDA配合完成新药上市申请的审评工作。ODAC就已上市和临床中的肿瘤药品,为FDA提供独立的专业性意见。FDA在新药审批过程中将采纳ODAC的投票意见,但ODAC投票意见不具有对FDA决策的约束力。

本公司对信迪利单抗的临床和商业化价值一如既往充满信心。此外,此次申报与美国监管机构的深入沟通与交流,为本公司大大锻炼了海外注册团队,为创新管线的全球开发提供了大量的宝贵经验。公司将更加坚定加速布局管线的全球化发展和加大创新人才的全球佈局,加速从生物科技公司(biotech)向全球生物制药公司(global biopharma)的转型,带动公司持续发展,将高品质的创新药物带向全世界的患者。

文章已创建 5177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