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细胞肺癌新希望:新的靶点和治疗选择丨2019WCLC

在2019 WCLC大会上,小细胞肺癌治疗领域是否能延续2018的精彩?

近年来,随着肺癌靶向治疗、免疫治疗药物的不断涌现,新辅助、序贯、同步等新治疗方法的不断探索,肺癌治疗领域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而小细胞肺癌(SCLC),虽然只占所有类型肺癌患者的15%左右,但因为手术仅适用于少数幸运的I期患者(2%-5%)。

对于不可手术的局限期SCLC患者,同步放化疗仍然是标准治疗。尽管SCLC对初始治疗非常有效,但绝大多数患者很快耐药复发,这些患者再次接受治疗,很快进展至死亡,5年生存率不足5%。在过去的近20年里,复发性SCLC几乎看不到希望。

2018年被称为SCLC治疗的分水岭,一路从泥泞到美景,SCLC治疗在免疫、靶向、化疗等方面同时奏响了变革的序曲。

免疫治疗领域:纳武利尤单抗单药2018年获FDA批准用于SCLC三线获FDA批准用于SCLC三线日FDA批准阿特珠单抗联合化疗(卡铂+依托泊苷)方案用于广泛期小细胞肺癌(ES-SCLC)患者的一线年CSCO指南将安罗替尼二级推荐用于SCLC三线治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批准安罗替尼SCLC适应证。

在今年的WCLC上,SCLC是否能延续去年的序曲,继续高歌前行呢?本届WCLC SCLC专场为您一一道来。

本项研究评估了阿帕替尼二线及以上治疗广泛期SCLC的疗效与安全性。研究从2017年7月28日至2019年3月24日,共纳入52例一线及以上化疗失败的患者,给予阿帕替尼(500 mg/d)治疗。

主要终点是无进展生存期(PFS),次要终点为总生存率(OS)、总缓解率(ORR)和疾病控制率(DCR),并记录不良事件(AEs)。

结果显示,在36例可评估疗效的患者中,中位PFS为6.18个月,阿帕替尼作为二线个月。一线个月患者的PFS和OS较一线例可评估肿瘤缓解情况的患者中,ORR和DCR分别为19.35%和83.87%。

此外,治疗期间共发生96例AEs,3~4级AEs包括高血压(8.33%)、手足综合征(5.56%)、乏力(5.56%)和蛋白尿(2.78%),均通过减少剂量和对症治疗得以缓解。

该研究证实阿帕替尼对于一线及以上化疗治疗失败的SCLC患者有效,且不良反应可耐受。以上结果,有待更大样本的3期临床研究结果来佐证。

至此,由我国本土药企研发的创新药物阿帕替尼,无论是在单药治疗,还是在与免疫联合,与放疗联合等多领域,累计了更多的临床医学证据。

▎方法:该亚组分析评估了安罗替尼在前线接受同步、序贯或交替放化疗患者中的疗效。主要研究终点是PFS,次要研究终点包括OS、客观缓解率(ORR)、DCR和安全性。数据报告收集的截止日期为2018年6月30日。

▎结果:2017年3月30日至2018年6月8日期间,共有120名符合标准的患者被随机分配到安罗替尼组(n=82)或安慰剂组(n=38)。其中,安罗替尼组和安慰剂组分别有46例和22例患者之前接受过

文章已创建 7436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