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阿法替尼进展后使用奥希替尼治疗显示超长生存获益!EGFR突变阳性NSCLC患者的新希望

肺癌是我国第一大恶性肿瘤,每年新发肺癌病例达到60多万。过去,晚期肺癌患者多以化疗为主,随着驱动基因的研究和分子检测的进步,靶向治疗逐渐成为具有特定基因突变肺癌患者的一线治疗,其中以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突变最常见。在中国大约有50%的肺腺癌患者存在EGFR突变,而在不吸烟腺癌患者中,该比率高达60%-70%[1]。

阿法替尼是第二代口服小分子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首个不可逆的ErbB家族(如EGFR,HER2,ErbB3及ErbB4)受体阻断剂。不同于第一代可逆EGFR TKI,阿法替尼能与ErbB家族受体不可逆地结合,抑制与癌细胞生长和分裂相关的受体信号传导,使癌细胞不再生长繁殖,从而给患者带来更加持久的生存获益[2]。

虽然EGFR TKI类药物都会产生耐药,但是一线使用阿法替尼相比第一代EGFR-TKIs,能够延缓患者耐药时间,并且耐药机制和一代相似,因此一线选用何种TKI和耐药后的治疗决策选择对患者具有重要意义。

在9月22日的CSCO会议上,杨衿记教授报告了LUX-Lung 3,6,7研究中一线阿法替尼耐药后并接受后续治疗的患者总生存期状况。令人欣喜的是,一线阿法替尼进展后的患者后续使用奥希替尼,带来了长生存的获益。

在LUX-Lung 3[3](对照组为培美曲塞+顺铂)和LUX-Lung 6[4](对照组为吉西他滨+顺铂)研究中:

相比含铂化疗,阿法替尼显著提高了EGFR常见突变阳性NSCLC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PFS)[3,4]和总生存期(OS)[5]。

中国亚组分析中,尤其是对EGFR外显子19突变患者,阿法替尼相比化疗显著改善中国Del19突变患者的总生存,中位总生存时间高达15.35个月[6]。

LUX-Lung 7[7]研究则直接头对头对比了阿法替尼与第一代EGFR TKI吉非替尼一线治疗EGFR 突变阳性NSCLC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研究结果显示:

相比吉非替尼,阿法替尼显著提高了患者的PFS(11.0 个月 vs 10.9 个月,HR 0.73,P=0.017)和至治疗失败时间(TTF,13.7个月vs 11.5个月,P=0.007)。2年PFS率的比较,阿法替尼是吉非替尼的2倍。

在OS(27.9个月 vs 24.5个月,HR 0.86,P=0.2580)数据方面,阿法替尼对比吉非替尼也同样具有优势,从生存曲线上看,阿法替尼已经显示出对比吉非替尼可改善患者总生存的趋势。

综合LUX-Lung 3,6,7研究,阿法替尼一线治疗EGFR突变阳性NSCLC获益显著。那么一线阿法替尼耐药后,后续治疗该如何选择呢?

本次杨衿记教授就回顾性地分析了在LUX-Lung 3,6,7研究中,EGFR常见突变(外显子19缺失突变、外显子21点突变)NSCLC患者在一线阿法替尼治疗耐药后接受其他治疗的总体生存状况。

需要明确的是:所有患者的后续治疗方案由其对应的主治医生决定;前瞻性收集数据作为随访研究资料;中断阿法替尼治疗时不要求进行活检。LUX-Lung 3,6数据截止时间为2016年3月25日,LUX-Lung 7数据截止时间为2017年8月20日。

下面这张图为常见EGFR突变NSCLC患者在一线阿法替尼治疗耐药后,后续治疗的分布情况。

文章已创建 7436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