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建军教授:阿帕替尼联合化疗为晚期胃癌二线治疗带来新希望

胃癌是中国和世界范围内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且中国晚期胃癌患者比例高,胃癌防治工作困难重重。目前,晚期胃癌二线治疗尚缺乏标准治疗方案,临床中最常见的单药化疗方案疗效欠佳。抗VEGF/VEGFR2靶向药物在胃癌后线治疗已有较多探索,因此,探索其在晚期胃癌二线治疗中的应用价值成为热点线 美国临床肿瘤学会胃肠道肿瘤研讨会(ASCO-GI)盛会上,由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彭建军教授牵头开展的“阿帕替尼联合伊立替康二线治疗进展期胃癌的多中心、开放标签Ⅱ期试验”入选大会壁报展示,该研究结果为临床提供了新的思路。《中国医学论坛报》特邀彭教授就该项研究的数据解读、晚期胃癌二线治疗策略等话题接受采访。现整理访谈如下,以飨读者。

Q1: 首先请您介绍下,目前对于晚期胃癌二线治疗策略是什么?抗血管生成靶向药物在二线治疗中的探索现状如何?

彭建军教授:中国是胃癌高发地区,全球每年胃癌新发病例中接近50%的患者源于中国,且30%~40%的中国胃癌患者在初诊时已属晚期,中国胃癌治疗仍面临巨大挑战。晚期胃癌治疗以全身治疗为主,对于晚期胃癌的一线治疗,目前已经有了较为明确和统一的治疗方案,且疗效也有了显著的提升。然而,由于缺乏较为有效的药物,目前学界对于晚期胃癌二线治疗的标准方案尚未形成共识,国内外指南中推荐的伊立替康或紫杉醇类化疗方案为患者带来的获益十分有限。多项研究显示,二线单药化疗的无进展生存(PFS)仅为2.3~4.1个月,患者总生存(OS)也不过5.2~9.5个月。

抗血管生成药物自研发以来,在多个癌种中进行了探索,并且在结直肠癌中已经积累了丰富的循证医学证据和临床经验。在胃癌领域,受限于胃癌恶性程度和异质性较高,抗血管生成治疗的研究进展缓慢。然而,雷莫芦单抗在晚期胃癌二线治疗中的成功令大家看到了希望,雷莫芦单抗联合化疗表现出了较好的临床获益,但遗憾的是,该药物在中国目前尚不可及。

阿帕替尼是我国自主研发的抗VEGFR-2的酪氨酸激酶抑制剂,于2014年被批准用于既往至少接受过二线治疗后进展或复发的晚期胃腺癌或胃-食管结合部腺癌患者,并成为《CSCO胃癌诊疗指南》的推荐方案。基础研究表明,阿帕替尼不仅可以通过直接抑制VEGFR-2靶点达到抗肿瘤的作用,还可通过抑制细胞膜上的ABC转运蛋白,从而抑制细胞毒药物从细胞内排到细胞外,达到对化疗药物增敏的作用。阿帕替尼的抗肿瘤机制研究提示其联合化疗有望带来协同增效的作用,值得在晚期胃癌中继续向前线治疗推进,令更多患者受益。

Q2: 请您介绍下,本项研究的开展背景以及方案设计。在方案设计上有何亮点?

彭建军教授:在胃癌二线治疗中,无论是以伊立替康和紫杉醇类为代表的化疗药物,还是以阿帕替尼和雷莫芦单抗为代表的抗血管生成药物,单药治疗为患者带来的获益十分有限,远远无法满足患者的需求。在这样的背景下,寻找更为有效的治疗方案成为胃癌治疗领域学者的共同目标。化疗与抗血管生成药物在机制上具有协同抗肿瘤效果,且单药治疗的不良反应可控,安全性较为良好,联合应用或能为患者带来更出色的临床获益。基于这样的思考,我们开展了阿帕替尼联合伊立替康二线治疗晚期胃癌的临床试验,期望能够进一步提高患者生存。

该研究是一项单臂多中心Ⅱ期前瞻性研究,纳入62例既往接受过一线标准治疗方案后失败的晚期胃癌患者,接受化疗和阿帕替尼联合治疗(伊立替康180mg/m2, d1, Q2W;阿帕替尼500mg Po qd)。主要终点为PFS,次要终点为OS、

文章已创建 7436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