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首个第三代ALK抑制剂首方落地将给肺癌患者带来哪些利好

当前,该药在广东省人民医院肿瘤中心开出全国首张处方,这标志着ALK阳性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全球创新疗法已正式惠及我国患者。

记者季媛媛 上海报道 在中国,肺癌高居发病率和死亡率首位,疾病负担日益增加,其中ALK阳性晚期NSCLC患者平均年龄在52岁,正处于年富力强的黄金期。相关数据显示,20-40%的ALK阳性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在初诊时就已发生脑转移,且发生率随时间延长而升高,即使经过ALK抑制剂治疗,45-70%的患者也会出现脑部进展,对患者生存带来严峻挑战。

对肺癌患者来说,安全有效的治疗手段一直被需要。而在近日,辉瑞公司宣布全球首个第三代ALK抑制剂博瑞纳 (Lorbrena ,通用名:洛拉替尼片/Lorlatinib Tablets)获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单药适用于间变性淋巴瘤激酶(ALK)阳性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的治疗。不仅如此,日前,该药由广东省人民医院肿瘤中心党总支书记、肿瘤中心肺一科主任杨衿记教授开出全国首张处方,这标志着ALK阳性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全球创新疗法已正式惠及我国患者。

据官方公开信息,辉瑞创新肺癌靶向药物博瑞纳 为患者无进展生存期(PFS)带来重大突破,更强穿透血脑屏障,更少耐药,被最新国际指南推荐为一线优选治疗,有望重塑现有治疗格局,为ALK阳性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带来长久获益。

记者采访时指出,博瑞纳 具备出色的血脑屏障穿透能力,无脑转移的患者接受其治疗能有效阻遏脑转移发生。而有脑转移的患者治疗后,颅内客观缓解率高达83.3%。这些数据得到了业界的高度关注,也为医生选择一线治疗方案提供了理论依据。

“在一代ALK抑制剂克唑替尼之后,医学上为延长控制疾病的时间进行了更多的探索,出现了二代ALK抑制剂阿来替尼,患者能获得约34.8个月的无进展生存,显然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突破。如今,我们看到洛拉替尼的数据非常惊艳,可以确定的是,第三代ALK抑制剂相较于二代ALK抑制剂可以显著延长患者无进展生时间。”吴一龙教授说。

其中,ALK基因是一种与肿瘤密切相关的酪氨酸激酶,可被易位或突变激活,出现异常表达如基因突变、重排及扩增等,激活体内的细胞信号传导通路,导致肿瘤的生长、分化和迁移。

因其稀少且精准的特性,ALK融合突变被称为“钻石突变”或“黄金突变”。根据近期国内肺癌相关统计数据,在我国全部肺癌病例中,NSCLC约占85%,NSCLC中ALK融合基因阳性(以下简称“ALK阳性”)率为3-5%。ALK融合在ALK抑制剂被发现以前是一个预后很差的靶点,ALK的发现是转化医学非常成功的例子。靶点发现时间不长,2007年由日本学者Mano领导的研究团队在肺癌治疗过程中被发现。

自第一代ALK抑制剂克唑替尼上市以来,ALK阳性晚期NSCLC患者的生存期得以显著延长。 吴一龙教授介绍,克唑替尼的治疗效果大大超过了过去唯一的治疗方案即化疗,而毒副作用比起化疗大大减轻。然而,尽管用克唑替尼治疗比化疗好,

文章已创建 7436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