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川:水源地的“綠色衛士”

穿起迷彩服,蹬上解放鞋,戴好安全帽,再背上水壺和干糧,不到凌晨5點,李偉就騎著三輪向大山進發,他先沿著崎嶇山路穿過溝壑,再徒步扎進大山深處,每天晚上回到家都已近10點。

這是李偉每天的工作。作為河南省淅川縣馬蹬鎮葛家溝村的公益林護林員,12年來,他參與造林2萬余畝,每年巡山近300天,累計行程3萬多公裡。

淅川縣作為南水北調中線工程渠首所在地、核心水源區,保護好一庫清水就是最大的政治。而水的命脈在山,山的命脈在樹。“淅川縣共有655名公益林護林員參與植樹造林,2730余名生態護林員參與管護林果樹,他們以山為家、與林為伴,護林看草、發展產業,守衛著水源地的‘綠色長城’。”淅川縣林業局黨組書記、局長梁虎兵介紹。

巡山的路,大多是泥巴路、長滿荊棘的羊腸小道,護林員們經常穿著粘有斤把泥的鞋,手拿鐮刀一邊砍一邊往前趕路。可就是這樣的路,護林員楊紅霞一走就是24年,“這些年算起來能繞地球走兩圈嘍!也對得起走壞這70多雙解放鞋。”楊紅霞打趣說道。

為了護好一方林土,護林員們爬山脊、越溪谷,夏天大汗淋漓,馬蜂、蚊子追著人咬﹔冬天衣服被汗濕透再被風吹干,又濕又冷。“有的護林員種樹時被馬蜂蜇,縣裡還治不了,隻能送往市醫院﹔還有的護林員在巡山路上被蛇咬,又因山路陡峭,摔骨折過……”當問及這麼艱辛是否退縮過,楊紅霞卻說,“看好樹,護好生態,這是咱護林員的責任!”今天的大石橋鄉,已是淅川縣的重點林區之一,放眼望去,滿眼皆綠。

楊紅霞說:“過去拿斧頭砍樹,如今巡山看樹,這護好生態啊才是咱一輩子的事兒!”

淅川縣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生態脆弱,水土流失嚴重,直接威脅著丹江口水庫的水質安全。荒山滅荒,是淅川首先打響的綠色戰役,也是最難啃的“硬骨頭”。

石頭山上栽樹,咋栽?能活嗎?“土和水都是問題。”2013年起,大石橋鄉護林隊長石俊俠和5個同事開始想辦法在石頭山上造林。鎬、锨,不知用壞了多少把,打钎時他們幾個人虎口上的裂口就沒長住過,好不容易把石頭縫鑿成了一個個坑,還得肩挑人抬,一袋一袋往山上搬運泥土﹔沒有水,他們在山上用石頭圍堰,鋪上塑料布,從山下分級提灌儲水。

“樹苗能不能活,關鍵得看水能不能跟上。”石俊俠說,他們不怕在山石縫裡鑿坑栽樹,怕的是澆水——石漠化荒山水源涵養能力差,水得常澆灌,每次還得澆透墒。經過摸索,他找到了一套獨特的“澆水經”——酒瓶滴灌法:把一個個裝滿水的啤酒瓶倒插在樹根部的土壤裡,讓水慢慢滲入地下。

今年,是石俊俠他們在石頭山上種樹的第8個年頭。8年間,他參與造林的近7000畝石漠化荒山,已有6個山頭綠了……

“好生態產出好產品。”滔河鄉位於丹江口水庫的西岸,作為水源地重點鄉鎮之一,擁有優質山泉水,且光照充足、多山地,適合林果生長。“靠山吃山!咱發展綠色經濟!”滔河鄉黨委書記周其軍拍板決定。緊接著,在縣委縣政府的大力支持下,6000畝杏李、3000畝核桃、5000畝藥材、4800余畝迷迭香……紛紛發展起來了。

近年來,淅川每年以10萬畝左右的速度推進造林綠化,新造林合格面積連續14年居河南省縣級前列,森林覆蓋率達到45.3%,宜林荒山荒地綠化率達95.8%,53.2萬畝荒山重披綠裝,30余萬畝生態林果生機盎然,6.5萬渠首百姓吃上生態飯……

人不負青山,青山定不負人。護林員們守好了青山,得來了金山,也換來了碧水。蔥郁的森林涵養著一庫清水,自2014年南水北

文章已创建 7436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