肠癌治愈有了新希望!肿瘤正进入免疫治疗时代

近日,美国《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刊登了一项最新研究成果称,一款名为多塔利单抗的免疫治疗药物实现了直肠癌患者100%的缓解,让患者免于放化疗和手术。对于这个研究结果,不少媒体给出了“100%治愈”“史无前例”“奇迹疗法”的形容,令饱受肠癌煎熬的患者也大为振奋。但《生命时报》记者采访专家时,他们表示,单从这个研究看,说100%治愈肠癌为时尚早。

结直肠癌位列全球第三大癌症,每年新增病例近200万。2020年,我国新发结直肠癌56万例,仅次于肺癌,是我国第二大高发癌症,且80%的患者确诊时已是中晚期。十多年前,晚期结直肠癌可用的药物非常有限,只有几种化疗药,几乎没有任何靶向药物;现如今,分子靶向和免疫治疗不断发展,晚期结直肠癌患者拥有了更多治疗选择。其中,PD-1抑制剂就是一种重要的免疫治疗药物,属于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多塔利单抗就属于这类药物。

美国纪念斯隆-凯特林癌症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在一项临床试验中,以2期、3期的错配修复基因缺陷型(dMMR)肠癌患者为研究对象,每3周给他们500毫克的多塔利单抗辅助治疗,为期6个月。最终有12名患者完成治疗并接受了至少6个月的随访,中位随访时间为1年,最长达25个月。

令人惊奇的是,这12名患者的MRI(核磁共振)、FDG-PET、内镜评估、直肠指检或活检在治疗后均无显示肿瘤证据,没有一位患者需要进行后续化疗、放疗或手术,也没有报告三级或以上不良反应。在2022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年会上,该团队最终展示了14名患者案例,临床完全缓解率达100%。

虽然研究的样本规模较小,但成果喜人。研究人员相信,随着研究数据的成熟,PD-1阻断将推动其他dMMR型肿瘤的免疫疗法探索,例如局部胰腺癌、胃癌、前列腺癌。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的汉娜·萨诺夫博士评论,此研究成果对癌症治疗革命性改变提供了初期启发,如果免疫检查点抑制可以治愈直肠癌,符合条件的患者可能不再需要接受功能受损性的治疗(以改善症状、延长生存期为主的治疗)。

事实上,PD-1药物治疗dMMR转移性结直肠癌的有效性早就被证实了,多塔利单抗并非唯一可用于治疗结直肠癌的PD-1抑制剂。2017年,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批准帕姆单抗用于治疗高微卫星不稳定性(MSI-H)或dMMR所有转移性实体瘤患者,同时也批准了纳武单抗用于治疗MSI-H/dMMR结直肠癌患者。2021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大会公布的一项“KEYNOTE-177”3期临床试验结果表明,帕博利珠单抗(又称“K药”)在晚期MSI-H/dMMR结直肠癌患者的治疗中十分有效,缓解率为44%,高于化疗组的33%,且副作用更轻,3年后61%的患者仍然存活,有的甚至活过5年,基本实现临床治愈。2021年6月,“K药”获得我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用于不可切除或转移性的MSI-H/dMMR结直肠癌患者的一线治疗。在今年中国临床肿瘤学会上,“K药”被写入结直肠癌诊疗指南,成为肠癌一线治疗新标准,给晚期肠癌患者带来新希望。

但是,数据同时显示,即便是PD-1领域处于全球领先的抗癌药,治疗直肠癌的临床完全缓解率也没有达到新研究中的100%,多塔利单抗真那么神吗?

“达到100%缓解,属实是第一次。”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大肠外科主任医师张苏展说,以前也有过类似研究,例如,在1期临床试验中使用两次PD-1药物后再做手术,也达到了“切除后没有肿瘤”,实现了病理意义上的100%缓解,但临床完全缓解仅为80%~90%。中山

文章已创建 7436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