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FR:2+3的OS有多少?

在携带EGFR敏感突变的患者中,一线+X以及在一代、三代药物基础上的联合治疗。由于二代药物疗效优于一代药物,且患者疾病进展后尚且有机会应用三代药物,因此,理论上,2+3可能具有更好的OS,但是,近期,LungCancer杂志基于真实世界数据报道了二代药物——阿法替尼治疗后,存在T790M突变患者接受三代药物治疗的疗效及安全性,从研究数据来看,结果似乎并不支持这一理念。

先来看一下研究结果。这项国际多中心、非干预性研究纳入191例携带19del或21L858R突变的患者,所有患者均在一线接受阿法替尼治疗,疾病进展后确认T790M突变阳性,随后接受奥希替尼治疗。其中,分别有54%和33%的患者基于组织、外周血确认T790M突变状态。研究中,67%的患者来自亚裔,因此,对中国人群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奥希替尼治疗前,14%的患者存在脑转移。最终数据发现,一线阿法替尼和二线奥希替尼的ORR分别为74%和45%,中位至治疗失败时间为27.7个月,最终的OS为36.5个月。

对于携带EGFR突变的晚期NSCLC患者,在一代药物的加持下,患者的OS首次突破20个月,包括IPASS研究、NEJ-002研究等8项前瞻性研究公布的OS基本在25个月左右;随后,在三代药物的加持下,患者整体的OS有了进一步提高,大致在35个月左右。因此,在EGFR这条通路来讲,目前,达到35个月的中位OS只能算是“及格”水平,离着“优秀”尚有差距。虽然从理论上讲,2+3有着充满吸引力的前景,但是,从目前的数据来看,这一模式似乎并不那么吸引人。要知道,在这一研究中,OS仅仅聚焦在了有T790M突变且接受了奥希替尼治疗的患者中,也就是预后最好的这部分患者。多数研究的OS是炒成了“大锅菜”,即后续无论患者是否接受治疗、接受了怎样的治疗均纳入进行OS分析,如果这样分析,恐怕阿法替尼为起始的治疗策略,其中位OS还要再打一个折扣。其实,从Lux-Lung7研究中也可以看出,阿法替尼组27.9个月的OS数据也与推测一致。

这个研究另外值得注意的地方就是研究者重点报告了中位至治疗失败时间,即TTF,这样做更符合真实世界中的情况。在“中位至治疗失败时间”的定义中,“失败”即包括了因死亡或疾病进展而导致的失败,还包括了由于安全性原因,患者不能耐受而导致的治疗失败。由于阿法替尼具有较大的不良反应,因此,在实际应用中必然会有患者因不可耐受而导致治疗终止,因此,TTF其实是疗效与安全性组成的复合终点,这样更符合临床实际情况。

在同期的LungCancer杂志中,同时报道了减量阿法替尼的疗效。在这一研究中,阿法替尼的起始剂量为20mg,基于患者的耐受性允许以10mg为增量逐渐增加,结果显示,患者的ORR和DCR分别为66%和92.5%,中位PFS达到12.6个月,单纯从数据上看,似乎并没有显著降低疗效。

文章已创建 7436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