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790M阴性奥希替尼等三代EGFR-TKI该不该尝试?

EGFR T790M突变是EGFR突变的肺癌患者对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耐药最常见的机制。

能吃靶向药固然是幸运的,但是耐药似乎不可避免,那么耐药之后如果没有T790M突变,又该何去何从呢?

2015年,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了一项AURA研究,共纳入253例EGFR-TKI治疗后影像学证实为疾病进展的晚期肺癌患者。剂量递增组31例、5个剂量扩增组222例;用药方案是每日一次20mg~240mg的奥希替尼。

但需要注意的是,AURA1研究是剂量爬坡试验,其中有20例患者接受的治疗剂量低于当前推荐的标准80mg剂量。

奥希替尼对T790M突变阳性患者有显著治疗优势,但对阴性患者也有一定疗效。研究者认为可能的机制是肿瘤异质性和EGFR-TKI的再治疗产生的敏感性再次恢复(在最后一线%)。

3级以上不良反应包括皮疹(2%)、腹泻(3%)、甲沟炎(3%);所有3级及以上不良反应均发生在160mg剂量组。

ORR)为48%;无进展生存期(PFS)为8.9个月;总生存期(OS)为17.9个月。

T790M突变阴性并接受奥希替尼治疗的患者,似乎只有携带19del的患者可以获益,两者的PFS分别为5.7个月和1.7个月,虽然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112),但是两条曲线分开十分明显;两组OS分别为14.4个月(19del)和11.9个月(21L858R)。

脑转移似乎同样可以影响疗效。在T790M突变阴性组,有中枢神经系统转移和无中枢神经系统转移的患者,中位PFS分别为1.6个月和5.6个月,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09),中位OS分别为7.5个月和17.0个月,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02)。

文章已创建 7436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