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IPO成全球顶级:今年以来募资金额超华尔街2倍

研究机构Dealogic数据显示,今年中国(内地)首次公开发行(IPO)募资总额高达近350亿美元,而整个美国华尔街仅为160亿美元。

英国《金融时报》6月20日报道称,中国股票市场的融资规模较去年同期增长7%,这使中国股市跻身全球前列,同时与世界其他地区形成鲜明对比。由于俄乌冲突、通胀飙升和全球主要央行加息等因素引发市场动荡,许多企业的上市计划被迫推迟,全球其他地区的IPO筹资规模同期下降了80%。

银行家们表示,中国企业IPO热潮的部分原因是中国政府希望实现关键技术自主可控,而特别关注被认为对经济增长和与西方竞争至关重要的行业,包括可再生能源、半导体和其他高端制造业。

一位常驻上海的股本市场(Equity capital markets)银行家表示,政策制定者推动拥有“先进技术”的企业上市,并“促使企业在市场复苏之际寻求估值更高的上市,这样它们就可以募集更多资金来扩大生产,抢占更多市场份额”。

对这些“战略行业”的关注也使中国内地市场的IPO流动的转变。在今年逾130只新股中,只有24只在上海和深圳的主板上市,而近80%的募资金额是在上海科创板和深圳创业板市场实现的。

今年以来,与半导体相关的企业已在科创板募得逾66亿美元。今年1月,从美股回A的晶科能源通过科创板募资近16亿美元,成为今年以来中国内地规模最大的IPO。

即使在上海因疫情“封城”期间,中国每个交易日也有不止1宗IPO发生,从4月初到5月底,共有47只新股发行,筹资逾87亿美元。

由于中国的IPO监管规定会提前很长时间锁定股票的上市日期,一些获批在封城前夕或封城期间上市的公司不会改变IPO计划。香港金利丰证券(Kingston Securities)研究部董事黄德几(Dickie Wong)表示,“如果其中一些公司已经处于(IPO过程的)最后阶段,封城实际上不会影响它们的上市计划。”

《金融时报》还提到,今年中国(内地)股票发行增长的另一个原因是,中国政府从大约一年前开始收紧了科技和互联网企业的监管措施,打乱了一些企业此前赴纽约或中国香港市场融资的计划。

但《金融时报》在报道中没有提到的是,美国政府持续对“中概股”进行的持续打压。

2021年3月25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通过《外国公司问责法案》最终修正案,影响到诸多在美国挂牌的中国企业。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当时就严正指出,美方此前颁布含有明显歧视中国企业条款的所谓“外国公司问责法”,完全是对中国在美上市企业的无理政治打压,严重扭曲美国自己一向标榜的市场经济基本准则,也剥夺了美国投资者和美国公众分享中国企业发展红利的机会,到头来只会损害美国资本市场的国际地位,损害美国自身的利益。

2021年12月2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2日修订完善《外国公司问责法案》相关的信息提交与披露的实施细则,要求在美上市中资企业披露更多信息,使众多“中概股”应声暴跌。融孚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在当下的监管环境下,“中概股”回内地或赴港上市会成为企业更多考虑的选项。

实际上,更多优秀的中国企业早就未雨绸缪。《金融时报》报道中提到年初“回A”成为今年国内最大一宗IPO的晶科能源,其副总裁钱晶早在2020年10月就。钱晶当时表示,美国资本市场偏好各种概念股,只要有好故事就可以支撑估值,对于制造型企业,毛利率永远比较稳定,市场看不到波

文章已创建 7436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