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小伙自己配药救回癌症母亲?

这个事情其实没这么神奇,不过另一方面倒是有点神奇:题主这个问题是2017年1月提的,我今天(2018年1月)看了一篇极其类似的新闻,感到不可思议查了一下。

2016年10月,徐荣治母亲体内的癌细胞再次处于不受控的状态。考虑到老人的身体情况,医院建议家属放弃治疗,“做手术也不会有太大效果了,不要最后人财两空。”此时,母亲的治疗已经花费了80多万元,即使有医保负担部分治疗费用,家里也要花40多万

多方打听后,徐荣治在网上查到了一个看起来还算靠谱的治疗方法:靶向药物抗癌。人命关天,徐荣治也不敢贸然尝试。机械专业出身的他开始自学“医术”,翻阅多篇医学论文后,徐荣治和哥哥决定让母亲尝试服用西地尼布和奥拉帕利两种靶向药物。

但比高额治疗费用更让兄弟几人头疼的是,母亲的身体已经对抗癌药物产生了耐药性,手术后的化疗对母亲来说已经没有太大意义。

多方打听后,徐荣治在网上查到了一个看起来还算靠谱的治疗方法:靶向药物抗癌。人命关天,徐荣治也不敢贸然尝试。机械专业出身的他开始自学“医术”,翻阅多篇医学论文后,徐荣治和哥哥决定让母亲尝试服用

徐荣治:一个月买一包原材料,刚开始6000多元,后来慢慢降价,降到3000多元。虽然还是挺贵的,但比起买进口药还是便宜一些。

徐荣治:不是进口的,就是国内厂家生产的,只是还没有正式上市。我们买的是仿制药,比较便宜,刚开始也是听其他病友家属推荐的。

这个案例中,医生2016年10月左右下达放弃治疗的判决书,患者家属开始自己摸索在家制药。报道中没有提到患者何时开始服药,服用多久。但这一年间患者似乎有保持去医院检查肿瘤标记物,曾经显示过下降,最终患者2017年10月去世。

这个描述也基本可以对的上提问中:“一个小伙在医院对癌症母亲下达病危通知书后,自己查找论文,针对病灶自己配药,把母亲亮度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描述。

这个现象其实并没有这么神奇,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可以解释的东西,先从今年这份报道的案例说起。这个卵巢癌的患者在医生建议放弃治疗之前已经做了4次手术,56次化疗,患者家庭并不富裕,已经自费支付了40万;虽然报道里引用医生的理由是“做手术也不会有太大效果了”,但我认为医生实际的理由应该是考虑到病情的恶化程度和家属的经济负担。

今年报道的这个案例里,患者通过打听也好,自己查阅文献也好,得到了两个可以一试的药物,西地尼布(Cediranib)和奥拉帕利(Olaparib)。患者家属自购的“原料”实际上应该是所谓的原料药。这两个都是小分子药物,原料药应该都是粉末状的固体,比较稳定,家属所做的应该是在家完成制剂部分的工作。

而实际上西地尼布是一个失败在临床三期的药物[1](因为不比已存在的一些药物更有效)且它的初始测试对象并不是针对卵巢癌,一个是直到2017才在中国提交注册申请的药物[2],在2016年不可能是正规医院医生的选择。我本人对卵巢癌治疗并不精通,但参考丁香医生给出的资料[3](见下),卵巢癌在进行手术和化疗后所存在的靶向药选择并不多,下列给出的两个选择贝伐单抗就是安维汀,2016年虽然已经在中国上市,但是注册时适应症并不包括卵巢癌;患者家属倒是找对了一个下文所提到的PARP-1抑制剂,既奥拉帕利,但是上文也说过了,此药当时并未进入中国市场,医生不可能开具。

以手术为主,早期患者可进行全面分期手术,晚期患者则行肿瘤细胞减灭术(指手术时

文章已创建 7436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