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一龙:肺癌靶向药千万别乱吃–健康·生活–人民网

据国家癌症中心发布的中国最新癌症数据,肺癌在国人癌症发病率与死亡率上均高居榜首,年发病数高达78万例,男性发病更多,每10万男性中就有75人罹患肺癌。

近日,国际顶尖的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布了“2017年值得关注的文章”榜单,13篇文章里4项肿瘤原创研究入选,包括广东省人民医院吴一龙教授在内的中国学者占其二。

日前,在接受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专访时,吴一龙教授将2017~2018年EGFR突变肺癌治疗领域的三大好消息娓娓道来,“哪怕出现脑转移,也别急着放弃,我们一直在努力!”吴一龙教授力撑患者打好每一场与肺癌的“攻防战”。(专访视频和更多精彩内容请扫描右上角的二维码关注“健康有约”,留意相关推送。)

今年3月,国家癌症中心发布了2014年全国449处癌症登记点的发病和死亡数据。

无论是从发病率还是死亡率来看,肺癌都高居榜首,发病率和死亡率分别达到57.13/10万人、45.80/10万人。2014年我国新增肺癌患者达78万人左右。

癌症数据报告指出,从肺癌发病率以及我国人口基数来看,我国每年新增肺癌患者人数并没有下降的趋势,保守计算2014年后至少和2014年计算的数据相当。

细分统计显示,在年新增发病的78万肺癌患者里,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约为64万人,EGFR突变引起的肺癌患者约为29万人,EGFR突变最显著。

根据美国癌症协会统计,肺癌可分为小细胞肺癌(SCLC)和非小细胞肺癌(NSCLC),非小细胞肺癌占据肺癌的绝大部分,当中又可细分为腺癌、鳞癌和大细胞癌等多种。

研究表明,非小细胞肺癌约占肺癌总数的80%~85%,东亚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突变类型中EGFR突变率最高,达40%~55%,其次是KRAS突变8%~10%、ALK重排3%~5%、ROS1重排2%~3%、RET重排1%~2%、HER2突变2%~3%等。对于敏感突变的NSCLC,小分子靶向药为一线治疗方案。

早期肺癌发现后,手术清除是肯定的,那之后还能做什么?吴一龙指出,从2004年开始,传统治疗上早期肺癌术后会对有淋巴转移的病人进行辅助化疗,以进一步提升治疗效果,这一模式沿用长达15年。临床研究表明,这一做法确实能提升早期术后淋巴转移病人5%的生存率。

“5%听起来有点少,其实不然。”吴一龙指出,因为无论全球还是我国的肺癌发病基数大,这项治疗一年至少可救数万人性命。

可问题是,术后病人还没恢复,“歼敌一千,自伤八百”的痛苦化疗紧跟而来,白细胞骤降、掉头发等伤害让病人难以承受。

有没有办法可以取代早期肺癌术后化疗?有的!2017年最大的肺癌精准治疗变化就是,确认有基因突变的肺癌术后除了化疗还能吃靶向药;手术切除肿瘤后做EGFR-TKI辅助治疗2年,甚至比术后化疗显著延长患者无瘤生存期10.7个月,复发、死亡风险降低40%!

吴一龙教授团队这项历时达8年之久的ADJUVANT研究于去年11月22日登上顶级肿瘤学杂志《柳叶刀·肿瘤》,成功终结“切除肺肿瘤后吃不吃靶向药”的争议,全球临床将吉非替尼靶向药作为早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术后辅助治疗的重要选择之一。

这是全球范围内第一次强而有力地证明术后靶向药辅助治疗是可取可行的,为患者提供化疗、放疗外的第三条路,也是首次成功将靶向治疗从肺癌晚期推前至早期。

“能否在更高层次上延长患者总生存期,还要继

文章已创建 7436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