卵巢癌化疗耐药后如何另辟生路?

我们都清楚卵巢癌一旦复发,就是化疗不息、生命不止,只要是常规治疗,早晚都会走到耐药这一步。那么化疗耐药了,就真的没救了吗?就我目前掌握的知识看起来,有三种挽救途径。

TC方案耐药后,如果选择化疗,个人认为应首先考虑脂质体阿霉素+奥沙利铂异环磷酰胺的化疗方案。

①紫杉醇和脂质体阿霉素的药理不同,在2017版指南中,脂质体阿霉素已跻身一线方案;

③ 异环磷酰胺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抑制调节性T细胞(treg),促进特异性肿瘤免疫发挥作用(此方案是某妇瘤科大咖的得意之作,是目前我所了解的,一线方案耐药后,有效率最高的二线方案)。

如果患者经济条件不佳,也可以考虑吉西他滨+奥沙利铂或紫杉醇周疗(较高的循证医学证据)、吉西他滨周疗(病友实际使用效果较好)等,但如果连续两个药理不同的化疗方案无效,就应果断放弃化疗——NCCN指南明确指出,连续两个化疗方案无效,再次治疗有效的可能性就很低了。

因此,医生们千万不要跟化疗死磕,都耐药了,哪里还能磕得死肿瘤?磕得死的只有患者。

卵巢癌可能有效的靶向药包括尼拉帕尼、奥拉帕尼、雷卡帕尼、AZD1775、西地尼布、帕唑帕尼、阿帕替尼、贝伐单抗等。药物很多,但靶点只有三个:BRCA1/2、P53、和V靶点。

多数医院的“独门绝技”就是患者铂耐药后,再化疗时上点贝伐单抗。这个方案就不必多说了——初次使用多数有效,毕竟血管抑制类靶向药能够梳理肿瘤杂乱的血供,让化疗药物更顺畅的流通,再加上靶向药本身也有一定的效果。

如果有BRCA胚系突变的话,就直接推荐患者吃奥拉帕尼,铂敏感期用于维持治疗,PFS能高达30.2个月;如果属于浆液型且没有BRCA突变的话(多数患者没有BRCA突变),可以联合吃奥拉帕尼+西地尼布(有无突变中位PFS均为17.7个月),或者尼拉帕尼(有突变的中位PFS为21个月,无突变则为9.3个月)。

但值得注意的是,铂耐药的情况下,服用靶向药很难达到上述这种理想的PFS,特别是奥拉帕尼和尼拉帕尼的靶点一致,是否存在交叉耐药的情况,目前没有相关统计数据,无法预测。

因此,个人建议,如果患者服用靶向药的时间超过了1年,可以再次尝试化疗(无铂期越长,再次化疗的有效率越高),通过靶向药和化疗轮换使用的方式,尽量延长患者的生存期。有研究显示,部分PARP抑制剂耐药后,不影响后续化疗效果。

另外,AZD1775(针对P53突变,大多数卵巢癌患者有此突变)联合化疗的效果也令人鼓舞,在某专门针对卵巢癌的二期临床试验中,招募了24名对铂类药物完全耐药、且P53突变的卵巢癌晚期患者,让他们接受3周一疗程的AZD1775联合卡铂治疗,结果显示,总的有效率为43%,其中包括6%的病人肿瘤完全消失,有1人已经维持了42个月,迄今未见复发。

最后,我提供一个铂耐药后最经济的靶向方案:帕唑帕尼+环磷酰胺(译文来源于“协和妇产科文献月报”)。某多中心1期临床试验(n=16)显示,在复发的、铂耐药的上皮性(绝大多数卵巢癌患者为上皮性)卵巢、腹膜或输卵管癌中,每天口服50mg的环磷酰胺和400-800mg的帕唑帕尼(研究结论推荐600mg),中位PFS和OS分别为8.35个月和24.95个月,无论是数据、还是性价比,都远胜贝伐单抗联合化疗的6.8

文章已创建 7436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