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癌靶向治疗新突破!EGFR突变晚期非小细胞肺癌中位总生存期超过3年

10月13日,“肺癌精准医学OS峰会”在上海顺利召开,300多位专家学者集聚一堂,基于刚刚结束的2019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SMO)年会上公布的III期临床试验FLAURA研究结果,围绕非小细胞肺癌(NSCLC)一线治疗最新突破展开了精彩的分享与讨论。

大会主席、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肿瘤科、上海市肺部肿瘤临床医学中心主任陆舜教授表示:“靶向药物因其高精准治疗优势,已成为肿瘤治疗不可或缺的重要手段,过去十几年,肺癌靶向药在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治疗中不断取得突破,显著延长了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生存期和生存质量,造福广大肺癌患者。”

2019年9月28日,在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SMO)年会上,针对肺癌靶向治疗的Ⅲ期临床试验FLAURA研究总生存期(OS)结果的公布成为大会的焦点之一,研究结果显示奥希替尼一线个月,奥希替尼明显优于标准一代EGFR-TKI,成为目前唯一一个单药一线治疗可以让EGFR突变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位总生存期超过3年的药物。

肺癌是癌症死亡的主要原因,约占所有癌症死亡人数的五分之一,中国每年的新发病例高达65.3万人,死亡病例大约60万人,是当前肿瘤防控的重点疾病。肺癌分为非小细胞肺癌(NSCLC)和小细胞肺癌(SCLC), 其中80%-85%为非小细胞肺癌,亚洲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存在EGFR突变阳性比例高达30-40%。

EGFR突变常被医生戏称为“上帝赋予中国人的礼物”,陆舜教授表示:“有了EGFR突变,意味着可以吃对应的靶向药,有效率高达60%-70%以上,副作用也比较小,EGFR-TKI靶向药物的诞生,显著改善了EGFR突变阳性晚期肺癌患者的生存期,并让肺癌的临床治疗进入了精准治疗时代。目前,靶向药物已经由最初的一代发展到二代、三代,此次FLAURA研究的总生存期(OS)数据的公布,证实了对于EGFR突变阳性晚期肺癌患者将三代靶向药物奥希替尼提前到一线用药对比当前标准EGFR-TKI能为患者带来更长的总生存时间和生存质量,临床价值明显。”

大会主席、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肿瘤科、上海市肺部肿瘤临床医学中心主任陆舜

总生存期(OS)是记录一个患者从试验入组开始到任何原因死亡(或者存活超过5年)的时间,而其他临床终点都是基于肿瘤测量,因此OS被视为肿瘤药物临床试验的“硬终点”, OS的显著改善也最能体现一个肿瘤药物的临床价值。一般而言,只有在临床研究中证实可以给患者带来获益,包括生存期的延长或者生活质量的提高,才可能会被获批上市。但是OS存在记录时间长,特别是大型III期临床试验,如果收集齐全部患者的OS数据再申报新药上市,会大大延缓新药到达患者的时间。因此当前很多肿瘤药会基于临床试验中PFS(无进展生存期)、ORR的终点先被监管机构批准上市,之后再获得OS数据。

奥希替尼便是如此。2017年9月, FLAURA研究结果正式发布,在EGFR突变阳性的晚期NSCLC一线治疗上,与当前的标准治疗EGFR-TKI(厄洛替尼或吉非替尼)10.2个月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相比,奥希替尼组中

文章已创建 7436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