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夫山泉”有无砒霜引发检测标准之争

砷超标事件把农夫山泉、统一企业和海口市工商局都逼到了风口浪尖,演变成一场企业和监管部门之间的罗生门。

在被海口市工商局曝光产品砷超标后,两家饮料企业不约而同地通过一个方式更权威的检测证明自己的清白。除了喊冤外,农夫山泉还揭露海口市工商局程序违法,存有黑幕。这场官企之间的纠纷,暴露出企业与监管部门之间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昨日下午,统一企业召开新闻发布会,出示多份检测报告,指出旗下饮料蜜桃多汁总砷含量符合国家标准,不存在超标情况。统一表示,将保留对此前海口市工商局检测结果的申诉权利。发布会后,统一内地总部新闻发言人杨寿正对本报记者表示,已将同批次样品送到北京请国家质检总局进行检测。北京方面的检测结果还没有出来,公司仍在等待。

相比于统一企业,农夫山泉更为激动。昨晚,农夫山泉董事会秘书周力接受记者采访时态度很坚决:农夫山泉一定要向海口市工商局讨一个公道,要求其消除对自己企业的不利影响。农夫山泉董事长钟睒睒昨晚透露,农夫山泉已经派了50名工人到当地去保护样品,防止当地工商局销毁证据。

农夫山泉昨日出示的国家食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的两份检验报告显示,农夫山泉广东万绿湖生产的6月27日批次30%混合果蔬汁、8月16日批次水溶C100西柚汁饮料总砷含量合格,并已决定起诉,同时呼吁有关政府部门介入整个事件的调查。记者看到,这份检验报告的到样、检验和签发日期均是11月30日,结果显示,总砷含量低于标准规定值。

11月24日,海口市工商局发布第8号消费警示称,农夫山泉广东万绿湖有限公司生产的30%混合果蔬汁、水溶C100西柚汁饮料,统一企业(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生产的蜜桃多汁总砷超标。

海口市工商局发布的检测结果是委托海南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检验检疫技术中心进行的检测,目前农夫山泉、统一均在更权威的检测机构获得了合格的检验结果,海南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检验检疫技术中心陷入了尴尬。

身陷砷超标事件的两家企业对检验部门表达了不解:至今海口市工商局、海南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检验检疫技术中心都没能向企业或媒体出示一份当时的检测报告。企业为验明正身而获得的检测报告却已悉数向公众公开。

连续两天,记者拨打海口市工商局市场部的电话均未接通,其总机工作人员表示,了解饮料砷超标事件的情况只能找其市场部解答。

当记者致电海南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检验检疫技术中心时被工作人员告知,目前中心主任不愿意接受媒体采访,因此前媒体报道的内容与他本人的表述不相符,造成了一些工作上的麻烦和领导的不满。

截至昨日下午,海南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检验检疫技术中心主任吴淑良的办公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相关工作人员则表示,不能透露他的其他联系方式。

吴淑良曾通过媒体表态,受海口市工商局委托后对农夫山泉和统一的50个食品样品进行检测,检验出两个品牌的共三个批次的产品总砷含量超标。针对企业对质监部门检测结果的质疑,他补充说明,在检测样品之前已经检查了样品量是否充足,密封是否完好,检测过程中各项程序也不存在问题。

此前,当地媒体报道称,吴淑良11月30日曾表态:我们完全可以对样品检测结果负责。他还强调,中心具有检测资质认定证书、实验室认可证书和设备检定证书,具有食品中总砷及无机砷的测定的项目检验资质,检验设备处于良好的运行状况,检测人员也是具有十多年检测经验的高级工程师。

钟睒睒认为,今年以来,从水源门到假捐门,再到现在的砷超标事件,都有一个模式,即某个具备公信力的机构发出声明,随后再有媒体跟进炒作。他感慨:该幕后策划团体实力强大。

农夫山泉还称有人证证明海口市工商局事后曾放线;这个事件很严重,与三鹿事件相似,如不和工商搞好关系,就让媒体曝光,企业就会倒闭。因此,农夫山泉认为有幕后黑手在进行推动。

昨日,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食品行业业内人士透露,据他所知,目前部分行业的确存在这种揭黑潜规则。首先是某家企业通过一家地方检测机构发布不利于竞争对手的调查、数据等,通过现代传媒业特别是网络的发达,对竞争对手造成冲击。

食品饮料以及白酒啤酒行业,由于行业准入门槛低,竞争异常激烈,屡次上演竞争对手互相揭黑、打口水仗的闹剧。这种竞争有时候还会出现地方保护主义的身影,为了保护地方品牌,部分地方相关部门与企业联合,攻击其他企业并不是罕见的事情,而事后,被攻击的企业往往也会联合其所在地方相关部门进行回击。上述人士表示。

这名业内人士分析,我国市场经济正处于发展阶段,在各个行业竞争中,的确存有不规范的行为,互相揭短有时不可避免。

农夫山泉董事会秘书周力表示,公司在获得该信息后第一时间即派代表去海口市工商局交涉,要求了解抽样和检测环节的信息,但都遭到了拒绝。同时,农夫山泉也曾多次要求双方共同尽快抽检、复检,却被告知重新抽样本批次产品是不可以的,不可能推翻海南最高权威检测机构的结论。

农夫山泉认为,上述检测程序都与《食品安全法》的规定不符。首先,根据《食品安全法》及相关法规,对流通环节食品进行抽样检验时,应当由有资质的检验机构取样,而不是由工商局自行抽样,所有抽样应当由被抽样检验人确认,抽样记录应当按档案要求管理,公众有查阅监督检查记录的权利。

其次,工商行政机关在收到检验结果5个工作日内必须将结果通知被检验人,海口工商方面是10月中旬抽取的样品,11月3日出具的检测报告,11月24日才向媒体公布消息。从知道检测结果到公布消息有20多天时间,未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操作。

此外,农夫山泉还认为,海口市工商局无权发布食品安全风险警示信息,属越权行为。警示信息应属于卫生行政部门的职权。

统一内部人士也曾隐晦地透露,砷超标事件可能涉及到政府部门的利益关系。

针对企业的质疑及指责,海口市工商局异常冷静。海口市工商局副局长王建禄在接受当地媒体的采访时表示,我们不打口水仗,一切以事实说线月中旬开始,海口市工商局对海口部分批发市场、商场、农贸市场、超市等销售的各类饮料食品进行抽检,抽查分批进行,同时抽查的还有其他品牌产品,并非针对某种特定品牌抽查。抽样是严格按法律规定的程序进行,检测结果也是按照相关规定做的,消费警示也是按照《食品安全法》规定来做的。

对于农夫山泉声称该批次产品经其他机构检验结果是合格的产品,王建禄表示,海口工商抽检的农夫山泉饮料是6月27日和8月16日生产的产品批次,而农夫山泉在广州抽检的是6月28日生产的产品批次,不是同一时间、同一批次产品,不能张冠李戴,所以这种质疑并不成立。

记者昨日采访了一位食品饮料经销商,按照他的说法,搞好关系是厂商与质监部门间心照不宣的规则,如果不能安抚好相关检测部门,遇上找茬的情形在所难免。据他称,食品饮料产品的安全卫生须符合国家标准,但在产品合格与否的检测上存在着技术手段可以左右结果。

这名经销商举例称,假如某类食品或饮料的菌落总数要求在20这个标准以下,但某批次产品样本的检测结果是22,检测部门十分了解此指标在30以下均不会对食用者产生明显不良影响,因此对关系好的企业可以网开一面,可以在检测报告上写上低于20的检测结果。但如果想对关系不好的企业找茬,也可以把检测出来的18写成是22。

检测报告毕竟是人为出具的,在没有公证部门监督的情形下,谁又能保证它的权威性?这位经销商无奈地表示。

他还透露,之所以检测结果很难监督,一般情况下,送去检测部门检测的样本仅保留两到三天便会丢弃,报告出来以后很难追究当时开包、开瓶的食品或饮料的实际情况。而如果企业事后拿出同一批次的饮料来检测,即便检测证实此次送检样品合格,也很难证实当时送检样品的检测过程是否存在问题。

这样一来,纠葛就成了扯皮,我们不愿意出现这样的事情,所以还是平时和对方走近一些,关系熟一些更加安全。上述经销商告诉记者。

这位经销商揭示的潜规则,记者无法从监管部门获得求证,但对于消费者而言,如此多的检测部门,如此悬殊的检测结果,到底该相信谁?

食品行业品牌营销专家、中国食品商务研究院研究员朱丹蓬指出,目前我国食品检测机构繁多,部门利益难以避免,权威与否较难界定,其公布的信息往往令消费者迷茫。因此,消费者出于对食品安全的顾虑,往往宁可信其有。质量检测部门对消费者安全和企业产品利益同时负有责任,应慎用其话语权。

农夫山泉方面也表示,虽然此次事件中其多次向权威检测机构送检产品的费用并不算高,但每年下来各种检验检疫的总体费用还是很可观的。

记者昨日从各销售点走访时发现,上述涉嫌砷超标的饮料并没有下架,不过购买的消费者非常少,且消费者也已知道了上述饮料检测砷超标的消息。一家门户网站的相关调查显示,超7成的被调查者表示今后不会购买统一企业和农夫山泉的饮料。

农夫山泉方面预计,在未来6至12个月企业营业额损失将达20%至30%,以今年销售额60亿元计算,可能造成的损失超过10亿元。受事件影响,目前国内已有12家经销商向农夫山泉申请退货,估值约600万元左右,而品牌信誉度更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危机。农夫山泉强烈要求有关部门制止事态进一步恶化。据悉,农夫山泉将向法院请求行政诉讼,认定海口市工商局存在行政违法行为,并进行国家赔偿。

农夫山泉的代理律师认为,此次事件海口市工商局涉及到两个程序的不合法。一是产品抽样检测中程序违法,农夫山泉称至今不知道海口市工商局在执法过程中的检测程序;其次是信息公布程序违法,在未告知农夫山泉的情况下,没有经过企业的复检和申辩,就先行向媒体公布;再次是信息公布权限的违法,发布食品安全警示信息应该由卫生部门进行公布。

中国消费者协会专家顾问邱宝昌昨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工商部门按照职权进行市场检测、依法行政,取样机检测、封存等都按照程序,海口市工商局的行为符合《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规定,即及时向消费者发布信息。不过邱宝昌同时也表示,应当充分允许企业质疑检测机关检测结果的来源、样本封存是否按照程序执行。企业应当通过行政复议、行政诉讼等正当程序维护自身的权利,打嘴仗没有意义。邱宝昌强调。

事实上,工商、质监等部门与企业、经销商关于检测标准的争议由来已久。就在不久前,媒体曾报道,重庆市开县汉丰工商一所组织了一次家具质量抽检行动,充分暴露了工商执法的不规范。重庆市开县汉丰工商一所所长那句国家信产部说它合格,我说它不合格你有什么办法顿时走红。

据报道,汉丰街道香港城商场每个家具经销商都被抽检床头柜是否甲醛超标,每家还向汉丰工商一所交了1500元的检测费。检测结果是,所有经质监部门检测合格后才出厂的家具都不合格,理由是一颗螺丝没拧紧、不能承重一人站立等。汉丰工商一所所长表示,技术监督局管厂家,工商管流通,我说它不合格你有什么办法,抽到不合格是运气不佳。随后,经销商向汉丰工商一所上缴罚款。值得一提的是,罚款还能讨价还价,有的经销商的罚款从6000元降到了3000元。而这些被检不合格家具不但没有按规定被没收或销毁,而仍在经销商那里出售。

此前,也有多个企业表示自身产品与工商或质检所的检测结果不符,并拿出更权威检测机构以示清白,而最终的结果往往是不了了之。

对于砷超标事件,法律界人士也表示,由于检测有着不确定性,且海口市工商局只对样本检测结果负责,并不需要对该批次所有的产品负责。所以此次事件如何发展仍不好猜测,最终此事很有可能再次成为一宗无头案。

检测饮料里的砷或者说砒霜(三氧化二砷)这活儿到底有多高的技术含量?

常见的说法是,没啥技术含量,县级卫生防疫站就能做,比检测奶粉里的三聚氰胺容易得多。

那么,眼见着砒霜门闹腾成了如此一场轩然大波,咱们的权威部门一言不发,到底在磨蹭什么?

几天来,最忙乎的就是企业了,一会儿是打着飞的把饮料送到北京权威部门检测,一会儿是召开新闻发布会直指事件属人为幕后操作、是因为没跟工商搞好关系闹的。一时间,砒霜门成了揭黑门,比一部谍战大片还迷雾重重、惊心动魄。可让人郁闷的是,喊冤、叫苦、怒斥包括起诉都不缺,可怎么就没人说说,在事情没搞清楚之前,这些饮料还该摆在货架上卖吗?

几天来,第二忙乎的就是媒体了,可让人郁闷的是,忙着打电话采访、跑超市走访的记者们,着实没有渠道跟可能比不明线;的群众知道更多。结果是,北京的媒体说,我们这儿卖的果汁好像都是北京厂家产的,跟海口检测出的广州产问题产品不是一拨。上海的媒体说,我们这儿卖的果汁好像都是浙江厂家产的,听说问题产品在江浙沪都没有卖的这些地方的媒体还能通过这种肉眼观察的笨办法自我安慰,告诉市民别害怕、该喝喝,而海口、广州的媒体就没的可说了,只好引用当地工商部门的说法相关产品是否下架将视上级卫生部门进一步通报的情况而定,言下之意是:喝不喝,还是您自个儿看着办吧。

几天来,最不忙乎的就是咱们的权威部门了,除了海口市工商局、海南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检验检疫技术中心宣布对检测结果负责,并将把抽检产品备份送到北京权威机构复检外,国家级与各地的权威部门除了沉默就是沉默。那样子好像是跷着脚坐等企业与海口市工商局为了自证清白而上门送检,自己只用高高在上地往检测报告上盖戳,至于人家送来了什么样品让自己检测、各地在售的饮料是不是都合格、在这个混乱的节骨眼上应该对谁都不敢相信的老百姓说些什么那就不是自己的事了。

砒霜有毒,但还不是最毒的,几瓶毒饮料,绝对比不上知名企业不清白或者清白的知名企业被职能部门黑给社会带来的阴霾。而一大串食品安全事件之后,当大家觉着全社会的食品安全意识多少提高了之后,才蓦然发现,在几瓶饮料面前,原来我们依然那么的无助、只是没有权利的看客,权威部门依然那么迟缓与傲慢,丝毫不提他们该对谁负责这才是真正的悲哀。

文章已创建 706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