靶向药这么多还很贵怎么选才不会白花钱?4个指标手把手教你

,虽然成功进行了手术,但是医生提醒,这类癌症恶性程度较大,发展迅速,易复发,所以手术后,赵洁仍需服用靶向药物进行治疗。

赵洁服用的靶向药为帕妥珠单抗,今年3月份正式在国内开始销售,价格为每盒1.8万元人民币,虽然这个价格在全球已经是最低价,但仍然让很多包括赵洁在内的患者望而却步。且帕妥珠单抗用药时间约为18个周期(1年),算下来,服用此药的患者,1年的治疗费用就高达36万元。

被治疗费用吓到的赵洁想到了放弃,担心自己的病拖累家人,但其实又心有不甘,她实在不懂,为什么靶向药这么贵,得病的大多数都是普通人,有多少人能吃得起呢?

癌症是现代医学目前仍然无法彻底解决的终极难题,医学上对癌症的有效治疗方式只有手术、化疗和放疗3种,其中化疗主要是通过药物来“杀死”肿瘤细胞,由于药物无法精准分辨肿瘤细胞和健康细胞,这种“全面打击”的模式也很容易造成副作用。

和传统化疗相比,靶向治疗可以通过靶向药对恶性肿瘤细胞的靶点进行一对一或一对多的针对性攻击,从而达到精准清除肿瘤细胞的效果。

靶向药的效果佳,但同时药物的研发成本也很高。新药的发现与筛选、合成与优化、研究和总结,甚至是审批过程每一步都需要10-15年左右的漫长过程,也意味着大量的金钱投入,而且并非每一款药物都会成功,很多试验品最终都“竹篮打水一场空”,只有少数新药才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当新药通过审批,流入市场后药物的制造成本、流通成本和销售成本都会让药价再次攀升,比如药物原材料的成本、药物进口的关税、销售人员的人工成本、经销商层层加价、运输费用等等,其中仅是关税就可能增加5%-8%的药费,有些药物进口增值税更是高达17%。

当新药经过生产和销售进入一个新的国家,还要经历新的审批,比如国外的新药想要在中国出售,就必然要由中国药监部门进行审批,重新进行临床试验,只有各项数据达标,符合国家规定才有机会进行出售,这个过程也会花费大量的成本。

“研发成本+流通加价+审批消耗”,靶向药的高价就是因此而来。不过,值得庆幸的是,目前经过医保改革,已经有许多进口/国产靶向药进入医保,大大减轻了患者的经济负担。

现阶段,已经有包括胃癌、结直肠癌、肺癌、肝癌、肾癌、前列腺癌、神经内分泌肿瘤、甲状腺癌、鼻咽癌、黑色素瘤、血液肿瘤等多种癌症的靶向药进入医保,比如:单抗类药物(曲妥珠单抗、西妥昔单抗、贝伐珠单抗等)、替尼类药物(阿帕替尼、厄洛替尼、吉非替尼等)、重组人血管内皮抑制剂、瑞戈非尼、依维莫司、培唑帕尼、西达本胺、硼替佐米等等。

以治疗肺癌的靶向药为例,吉非替尼最初上市价格癌症患者每月消费高达16000元,第三代药物奥西替尼更是超过5万,而在国家价格调控和医保的帮助下,现在普通患者每月自费200-300元即可用药,就算是第三代药物医保报销后也只需花费3000元,大大降低了普通民众的用药支出。

如上所述,靶向药的种类并不在少数,就算是针对同一种癌症的靶向药种类也比较复杂,比如肺癌靶向药就多达15种左右,癌症患者选择适合自己的靶向药也是个“技术活儿”。

靶向药物的特征就是可以作用于肿瘤细胞的靶点,而这个靶点就是基因突变点位,但是每个癌症患者的基因突变、细胞突变都是不同的,具有独特性,所以治疗时,一定要对癌患进行基因检测,确定癌症患者体内和肿瘤有关的突变点位,根据基因突变点位的特殊性确定靶向药的种类,甚至是用量,从而达到精准治疗的目的

文章已创建 7436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