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氟”来居上勇创佳绩】周琦教授:氟唑帕利为铂敏感复发卵巢癌患者保驾护航联合阿帕替尼一线维

原标题:【“氟”来居上,勇创佳绩】周琦教授:氟唑帕利为铂敏感复发卵巢癌患者保驾护航,联合阿帕替尼一线维持值得期待

卵巢癌患者预后较差,减少复发、延长无化疗间期是卵巢癌治疗面临的挑战。中国原研的PARP抑制剂氟唑帕利对比安慰剂用于铂敏感复发性卵巢癌的Ⅲ期临床研究(FZOCUS-2)全文发表于 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 (IF=45),结果显示氟唑帕利带来显著无进展生存期(PFS)获益。作为一项全部针对中国患者的PARP抑制剂临床研究,为铂敏感复发卵巢癌维持治疗提供了更多中国数据,更为打造更适合中国患者的临床实践方案做出了突出贡献。

为此,《中国医学论坛报》荣幸邀请FZOCUS-2研究重庆大学附属肿瘤医院PI周琦教授接受专访,就FZOCUS-2研究的出色数据、研究亮点及其对临床实践的影响等话题展开精彩阐述。以下整理访谈精粹,以飨读者。

Q1:近年来,肿瘤的治疗方法不断出现创新,针对卵巢癌的新型、先进治疗方法有哪些?PARP抑制剂的问世也改变了卵巢癌的治疗格局,新型靶向药PARP抑制剂与传统治疗方式相比有哪些特点?哪些患者适合PARP抑制剂治疗?

周琦教授:卵巢癌、宫颈癌和子宫内膜癌是三大妇科恶性肿瘤,后两者尽管发病率更高,但因相对容易早期发现,患者的预后也相对较好。卵巢癌被称为“妇癌之王”,长久以来并未有太多治疗进展,患者的生存不容乐观。就目前而言,卵巢癌的早期诊断仍然有待攻克,面对多数确诊已是晚期的患者,探索新的治疗策略是改善患者预后的根本途径,这包括手术方式的改进,新药临床应用及治疗策略的改变。

最近几年,随着治疗理念的更新与新药的涌现,卵巢癌治疗终于迎来新的突破,重要突破之一即为PARP抑制剂的临床应用。PARP抑制剂是一种靶向聚ADP核糖聚合酶的靶向药,根据“合成致死”原理研发而成,PARP抑制剂可选择性杀伤肿瘤细胞,同时对正常体细胞产生影响较小。“合成致死”这一概念最早是由美国科学家Calvin Bridge在1922年提出,指两个非致死基因同时失活将导致细胞死亡的现象。PARP在DNA修复过程中发挥着关键作用,与BRCA基因共同作用于同源重组(HR)修复通路。PARP抑制剂通过抑制肿瘤细胞DNA损伤修复、促进肿瘤细胞发生凋亡,与BRCA突变的肿瘤细胞形成“合成致死”效应。在经历漫长的研发与临床前研究阶段,PARP抑制剂问世,首先应用于乳腺癌治疗。卵巢癌患者存在BRCA突变比例更高,也因此成为PARP抑制剂研究的重要领域。

PARP抑制剂开启了卵巢癌靶向治疗时代,为卵巢癌的治疗带来了新的曙光。国内外的多项大型临床研究表明,PARP抑制剂应用于卵巢癌复发后线治疗和维持治疗能够改善患者PFS,为卵巢癌患者带来了明确获益。

同时,卵巢癌的治疗模式也发生了变革,手术-术后辅助化疗-维持治疗的治疗模式有效地延缓卵巢癌复发时间,显著改善患者PFS及总生存期(OS),有望改变原来卵巢癌患者5年生存率仅在40%左右徘徊的局面。卵巢癌治疗理念也在不断进步,临床医生越来越重视卵巢癌患者的维持治疗、全程管理,从而降低卵巢癌复发,改善治疗效果,提高患者生活质量。

Q2:您中心参与的基于中国人群氟唑帕利胶囊对比安慰剂用于复发性卵巢癌的Ⅲ期临床研究(FZOCUS-2),相关文章已于2022年04月11日发表在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IF=45)上,作为一项全部针对中

文章已创建 7436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