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生圈”的十二时辰

近期,各地高考考生陆续迎来了录取季。从2019年年底新冠肺炎疫情出现至今,钟南山、陈薇、张定宇等在新冠肺炎疫情中表现突出的专家学者,成为无数高三学子“心中的光”。医学院报考分数线也屡创新高。

位于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浦东院区)(以下简称“复旦肿瘤医院”)5号科研楼里的复旦大学肿瘤研究所更是“卧虎藏龙”——有全国各大医学院校本科绩点排名TOP10以内硕士生、博士生,有若干名院士以及若干个院士工作站,还有获得过“中国医师奖”、“银蛇奖”特别荣誉奖的教授。

近日,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到复旦大学肿瘤研究所采访,试图真实还原医学生、医学生导师的日常生活。

每一年选拔学生,复旦大学肿瘤研究所所长、乳腺癌研究所所长,复旦肿瘤医院大外科主任、乳腺外科主任邵志敏总是很忙。他要从二三十名报考者中,挑选出1人来读硕士、3至4人来读博士。而这二三十名候选人,几乎都是各自高校医学院成绩排名前10的学生。

“我们挑学生,主要看有没有不断进取、不断探索的精神,有没有很强的主观能动性。”邵志敏介绍,医学生在本科阶段主要是“打基础”,但到了研究生阶段,特别强调学生要有发现、研究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我们的学生通常聚焦一个临床难题,收集各种临床案例,然后做实验,去研究它、解决它。”

他透露,导师还会对学生进行全方位的调研。从学生的个性、专业能力等各方面去考察,“从成绩来看,医学生都挺优秀的。到了后阶段,主要就看各人的进取心。从外科来看,我们还要挑选动手能力强的、遇事头脑冷静、善于观察带教医生手术习惯的学生。”

邵志敏告诉记者,即便是“给带教医生递手术器材”这样的小事,也是外科导师评价学生的一个重要方面。“医学生都要在多名医生手下轮转,每个医生的手术习惯不同。有的人上手术室跟一周,就能知道什么时间递什么器械给带教医生;手术到哪一步需要做哪些铺垫性的准备和工作。”邵志敏说,医学本身就是一个“不断进取”的专业,这个专业最大的成就感来自于治病救人,“疾病本身就很难战胜,不同的时间段、不同的科技水平,对病人的救治水准都不一样。医生就是在不断学习、不断进取中不断成长。”

记者注意到,即便是邵志敏这样的教授,也要每天4点起床、7点查房,其后是排满一天的手术,睡前则是科研时间。最忙的一天,邵志敏团队共完成了38台乳腺肿瘤手术。

“医学生就是苦,没别的。但你想想,你的苦能换来多少患者生存的希望。”邵志敏说。

记者获悉,邵志敏所带领的硕博学生团队曾在“最毒”乳腺癌——三阴性乳腺癌诊治领域作出突出贡献。该癌种患者生存率提高难度大,团队发布的三阴性乳腺癌治疗的“白金方案”——单周密集应用化疗药物紫杉醇联合卡铂(铂俗称白金,卡铂是含铂的化疗药物),可将该类患者的5年无病生存率提升至86.5%,远高于既往的标准辅助化疗方案。这项研究为三阴性乳腺癌的分类而治提供了全新思路。

学霸云集的“医学生圈”,同时也是学生们“偶遇”导师带徒“天花板”的“最牛导师圈”。

“学医的话,你遇到超牛导师的可能性比较高,很多时候是导师与你一起拼命做手术、拼命做科研。”从事乳腺肿瘤基础与临床转化研究方向的博士生吴松阳告诉记者——他也是邵志敏教授的学生,医学生从大二开始几乎没有什么“课余生活”,除了学习,和导师一起打球、吃饭,可能就是他们的闲暇娱乐项目了,“大一、大二是通识教育,大三开始上专业课,要背很多书。”

有医学生计算了一下,医学界

文章已创建 7436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