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EGFR突变靶向药汇总解读肺癌患者用对了吗?

离世一周前,左晖刚登顶房地产首富,而他查出肺癌则已经有7年。这些年以来,他先是切除了三分之一的肺,又做了化疗,还远赴美国尝试了细胞疗法。

肺癌是最可怕的肿瘤。据世卫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发出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肺癌新发病例高达220万例,死亡71万人。在中国,肺癌是第一大健康杀手,肺癌新发病例多达82万例。

就算拥有2200亿的身价,左晖依然没能治好自己的肺癌。在国内外的肺癌治疗指南里,并没有把CAR-T等细胞治疗写入其中。多位国内肺癌治疗领域权威专家表示,虽然不清楚左晖的具体治疗过程,但有7年生存期,已经算是治疗得相当好。

左晖的肺癌七年生存期,应当主要归功于常规的治疗手段,包括手术切除、术后辅助治疗、放化疗、靶向治疗以及免疫治疗等。正是各种精准治疗手段的进步、不断涌现的靶向药,共同助推了肺癌患者生存期的延长。

在肺癌中的基因突变非常多。最常见、最受关注的是EGFR敏感突变,也是靶向药中发展最快、应对药物最多的突变之一。

EGFR是非小细胞肺癌(NSCLC)、特别是东亚肺腺癌患者中突变概率最高的靶点,约30%~40%的亚洲NSCLC患者携带EGFR突变。

国家癌症中心公布的《2019年全国癌症报告》显示, 2003至2013年这十年间,肺癌总体死亡率每年下降了3.3%;在2013-2016年,每年下降了6.7%,这意味着肺癌患者整体的生存期正得到越来越明显的延长。几类针对EGFR靶点的靶向药物陆续上市,对提高肺癌患者生存期功不可没。

肺癌主要分为小细胞肺癌(SCLC)和非小细胞肺癌(NSCLC),其中约80%为NSCLC,这意味着EGFR的相关药物可以拯救更多的人。使用对应的靶向药物治疗携带基因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有效率在70%以上,控制肿瘤的时间是化疗药的两倍。

EGFR(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是人体细胞内非常重要的一个基因,控制着许多细胞的生长、增殖和分化,比如伤口愈合就需要它。

在正常情况下,EGFR的功能是短暂的,行使完毕后就会被关闭。但是,在一些肺癌细胞当中,EGFR基因突变了,导致它不能被正常关闭,反而无休止地刺激细胞生长,最终导致癌症的发生。

EGFR-TKI靶向药,即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能够阻断EGFR信号通路向下游传导,阻碍肿瘤的生长、转移和血管生成,达到抗肿瘤的目的。

在一般人心目中,容易得肺癌的是常年抽烟的男性。但其实肺癌EGFR突变

文章已创建 7436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