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也请多顾“胃”:哪些药物疗效更佳?

最近,热播剧《余生,请多指教》吸引了很多网友的眼球。故事以杨紫扮演的女主角林之校的父亲罹患胃癌入院治疗开始展开……

说到胃癌,小编已经在往期的文章中多次跟大家分享。本期,新为医药将继续关注目前在研和临床应用的靶向药物及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在胃癌领域的进展,看看哪些药物更适合用于胃癌的治疗?

胃癌是常见恶性肿瘤之一,约2/3的胃癌初治时已是进展期,即使根治术后也有很多患者会出现局部复发和(或)远处转移。化放疗是常用的治疗手段,但一线和二线化疗方案失败的胃癌患者往往很难再从化疗中获益,而放疗只是局部治疗手段。

EGFR家族主要包括人类表皮生长因子受体(human 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HER)-1、HER-2、HER-3和HER-4四个成员,其中HER-2为胃癌主要的靶点。在EGFR家族中,HER-2是唯一没有直接配体的受体,在胃癌细胞中扩增的比例约为4% ~ 44%。HER-2扩增与一些肿瘤临床病理学特点有关,大多数学者认为男性、年龄大、肠型胃癌、发病部位在胃中上 1/3 段和多个淋巴结转移者更常表达HER-2。代表药物:

2018年,ToGA研究首次将曲妥珠单抗联合化疗治疗晚期胃癌。入组标准:HER-2阳性、局部进展或复发转移的胃癌及胃食管结合部腺癌。共入组594例患者,随机分为联合组(曲妥珠单抗联合化疗)和单纯化疗组,其中HER-2表达阳性定义为IHC 3+或FISH+。

结果显示,联合组和单纯化疗组的OS分别为13.8个月和11个月,PFS分别为6.7个月和5.5个月,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死亡率下降26%;总反应率、至疾病进展时间(time to progress,TTP)和缓解周期也有提高。尽管ToGA研究获得阳性结果,但联合化疗的最佳方案并不清晰。一线进展后曲妥珠单抗的跨线效果也不佳,研究认为,这可能与抗HER-2治疗后该靶点过表达消失有关。为取得更好的抗HER-2效果,研究尝试曲妥珠单抗和帕妥珠单抗双靶治疗,然而总体生存没有显著提高。

拉帕替尼是双靶点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yrosine kinase inhibitors,TKI),能够同时抑制HER-2和EGFR相关的下游信号传导而发挥抗肿瘤作用。拉帕替尼单药并没有使晚期胃癌及胃食管结合部腺癌患者有临床获益。一项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结果显示,拉帕替尼联合ECF方案化疗用于HER-2阳性晚期胃癌的一线及围手术期治疗,结果并没有提高转化率,毒性反而增大。在拉帕替尼二线阳性晚期胃癌失败后,胃癌的抗HER-2治疗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沉寂,直到抗体偶联药物(ADC)的问世。

Trastuzumab Deruxtecan(DS-8201)是一种新一代抗体药物偶联物(ADC),通过一种4肽链接子将靶向HER-2的曲妥珠单抗与新型拓扑异构酶Ⅰ抑制剂exatecan衍生物链接在一起,可靶向递送细胞毒药物至癌细胞内,与通常的化疗相比,可减少细胞毒药物的全身暴露。

ARX788是一种精准设计的ADC,由两个细胞毒素特异性连接到以曲妥珠单抗为基本骨架的抗体上。通过一系列的对细胞毒素AS269(一种微管蛋白抑制剂)的数量、位置和化学键的设计筛选,ARX788在临床前实验中的活性得以最大的优化,并且在HER-2低表达的乳腺癌和胃癌中观察到很好的疗效。目前正在进行的Ⅰ期临床试验显示,在曾经接受过曲妥珠单抗和化疗治疗的转移性胃癌患者中,ARX78

文章已创建 7436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