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三次教育法改革让日本成了世界教育强国!

在《民办教育促进法》修订版即将三审之际,围绕营利性和非营利性等核心问题,从产业界大佬,到资本市场的研究员,乃至大众媒体都进行了一番热烈的讨论。

不过,今天U哥不是来加入这些争论的。今天U哥准备带你们看看海外的民办教育立法是个什么情况。

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日本从废墟之上重生,并发展成在全球科技、经济等领域极具影响力的强国。

而这其中,私立教育的功能就不可小觑(备注:私立教育的概念不完全同于民办教育,但在大部分情况下,二者指的是同一个意思,U哥在这里不探讨两个概念的区别)。

之所以选择日本,是因为它与中国有着相似的文化传统,两国都是以成文法为主的大陆法系(简单科普一下:“成文法”简单理解就是把规则写到纸上,至于大陆法系请小伙伴们自己去问度娘)而且,两国在历史上也充满了恩怨情仇,对私立教育或民办教育的态度也有着相似的演变路径。

近代日本,第一次教育改革发生在十九世纪的明治维新时期,此时日本政府严格控制私学的发展,认为私学是辅助性的教育机构,不对其进行资助。

1899年公布《私立学校令》,规定私立学校设置须得到知事认可,当该校有违反法令和破坏风俗之嫌或事实时可令其停办,对其进行严格统制。

1903年制定《专门学校令》,才正式承认私立专门学校的合法地位,但不承认私立大学的合法地位。

可以看出,明治维新之后到二战以前,日本建立的是以明治天皇于1890年10月30日颁布的《教育敕语》为基本准则的国家主义,军国主义教育体制。

战败以后,美国对日本的整个政治体制进行了改造,曾经神秘的天皇被“祛魅”。

这个时候,教育作为一种意识形态操纵工具的功能也急需改变,以适应新时代的发展。

一方面,战败后日本学校教育极度混乱,几乎处于瘫痪状态,校舍被烧毁,教师和学生被遣散。由于原先的私立学校大多集中在市区,破坏尤为严重,经费几乎中断,私学亟需整治。

为促进私学发展,振兴经济。战后的日本政府不再认为私立学校是国立学校的辅助机构,而是与国立、公立学校担负同样任务的公共教育机构。

1947年,日本出台了《教育基本法》和《学校教育法》,前者规定了私立学校为公共性教育机构,后者则确立监督机关对私立学校在设置、关闭、学则变更等方面的权限。

1949年,日本出台了《私立学校法》,该法依托日本《宪法》、《教育基本法》和《学校教育法》,提出了以下立法目标:尊重私立学校的自主性,实现经营主体的法人化和公费资助私学等。

为了便于《私立学校法》的执行和实施,1950年,日本又出台了《私立学校法施行令》和《私立学校法施行规则》。

据文部省统计,日本在二战以前全国接受高等教育的学生仅有28万人,私立大学的数量也很少,到1960年日本私立大学就有140所,1970年则增加到274所,在私立大学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数由原来的40万人增加到105万,约占大学生在校生人数的75%。

日本的第三次教育改革发生在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这一阶段的法律对私立教育的态度变成了鼓励和扶持。

据日本《人事新录》抽样统计:社会上公认的英才(大企业家、医生、大学教授、律师、艺术家、政治家等)毕业于东京大学的有16%、私立庆应义塾大学的有7.2%、京都大学的有6.2%、私立早稻田大学的有3.7%,四所名牌大学培养的英才占了1/3。

文章已创建 710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