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店家庭作坊自配“伟哥”专家称或引发低血压

在上海的一些老弄堂、老公房,经常会看到一些挂着“成人保健品店”、“成人用品”招牌的小店。白天,房门紧闭,夜幕降临后,小店灯光昏黄,更多的灯光则透着粉色。小店显眼处,摆放最多的便是各种所谓的正品、原装的“伟哥”。只是,一粒由美国辉瑞制药公司生产的“伟哥”在正规药店售价100多元;而在这些小店,一粒所谓“伟哥”的价格,从10元至百元不等。

日前,天目中路一家大型保健品市场内一专门批发、出售假性药店铺的覆灭,揭开了这个灰色市场的冰山一角:一个家庭作坊生产的所谓“澳版”(音)“伟哥”,出厂批发价仅2角。

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海医院泌尿外科副主任医师刘智勇曾对一些假“伟哥”进行过测量,发现里面含的西地那非成分参差不齐,有的甚至比正宗“伟哥”的含量高出一倍,“大剂量服用含有西地那非的假伟哥,可能会引起低血压、肌肉酸痛等副作用”。

“药店里的伟哥时常断货,这家小店的伟哥不仅要多少有多少,还便宜得多。”卢湾公安分局接到群众举报,称打浦路上一家保健品经营部疑似售假。

民警乔装成顾客买了几粒“伟哥”,经过药监部门检验,确认这种“伟哥”系假冒。进一步调查发现,这些假“伟哥”是从火车站附近保健品市场一家店铺发出的,老板名叫林冠中。除了在天目中路市场附近有一个仓库外,在宝山还有两个仓库。此外,他在广东也有一条发货渠道,还开设了网上销售业务,批发数量惊人。

通过对林冠中的经营账户、进销渠道、仓库堆货、车辆运输等物流环节明查暗访,警方发现生产假药的上家位于河北,老板叫张建国,曾在一家制药厂工作,有丰富的制药经验。

至此,一个集制造、批发、零售为一体的跨省市犯罪团伙浮出水面。摸清团伙成员后,警方在上海、河北、广东三地同步展开抓捕行动,除了查获制造假药的机器设备、原材料以及仿冒包装材料,还缴获了假“伟哥”等近20万粒。

“保健品市场上卖的伟哥大多数是从我们这种地方批发来的,尤其是号称正品、原装的,其实全是假的。”这起特大制售假药案的生产者张建国交代,起初他也是从别处批发这类药物,干久了便萌生了自己生产的念头。

2006年春天,张建国在一次性保健品交易会上偶然得到一本产品说明书,里面详细描述了制作假药的原料配比、生产工艺以及制作流程。“性药的主要成分是西地那非,我从供应商那里以每公斤500元的价格购买了几十公斤,又买了淀粉、党参粉等辅料。按照说明书上的介绍,尝试着在自己租住的房子内生产假药。”张建国经过试验,最终确定西地那非、党参粉和淀粉的配比,既要保证药效又要让人吃了不会有明显的不适。

由于“伟哥”、“西力士”等药品是压片状,生产过程比胶囊药品复杂,单靠手工操作根本无法生产。于是张建国又找到在河北廊坊的外甥高俊,买来压药片机、压胶囊机、搅拌机、颗粒机、烘箱、粉碎机等。张建国、高俊在家庭作坊生产的一粒“澳版伟哥”,批发价仅2角钱。

43岁的林冠中就是张建国的下家之一,他从福建老家来沪从事假性保健品和假性药的生意。

为了不让外人洞悉经营的内幕,他拉拢了妻子、堂弟、姐夫加盟。张建国那里批发价仅每粒2角的假“伟哥”到了他的店铺,批发价格就涨到了每粒1元。此外,林妻还负责打浦路保健品经营部的生意,零售价更是涨到了每粒10元。有时,张建国发来的假药系“裸药”,林冠中还采购了包装瓶、包装盒、中英文说明

文章已创建 315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